第六十一章:呜…太撑了(温泉play续)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热浪袭来,身体都在发热,精液烫得她睡意都没有了,惺忪的睁了睁眼睛,动还是动不了,浑身都软趴趴的,嗯了会,很是难熬下去。
    缕缕温泉雾气蒙蒙,遮挡了大部分的春色,让人看着不真实,还很困,完全不懂得要想什么分散注意力。
    “嗯…嗯…好…”沧摇思不用想都知道穴里有太多的精液,不想多动,硬是让男人摁着发嗯,腹中太涨了,想喊出来都不行。
    尤其是他咬人真的痛,咬完了还要再咬一处新的。
    这喊得都好费力气,根本就不想喊,不是喘着了,就是再想被咬肩真疼啊。
    痛疼交织在一起,胀得穴发酸,每次进入都要颤,痛的不想说,还是受不了的要去说,“不要…”
    话还没说完,她前身被他狠摁于地石板上,激起来的泉水比之前次还要多,多的是飞泼到了已湿的乌发,还有侧脸。
    沧摇思嗯了几声,眼睫毛打湿,下意识的轻眨了眨,还是避免不了水进到眼里的涩然,抹去了视线,在闭紧眼和不闭中来回想。
    最终还是想闭紧眼占了上风。
    但是一闭上,还是因为留有水的涩然滋味睁了眼睛,只好是在全睁不开眼的感觉好受点。
    “嗯…”
    “唔——”
    娇蕊一遍又一遍挨肏入,更深的入穴还不足抽出来再撞进来的难受,忍不了的低声长哭,以至于喘中带哭,哭中带着喘意。
    微不足道的哭声还是被所喘意比了下去,要不是早已哭了出来,都要以为这是什么好事儿。
    什么都不好,活不下去了。
    “你…再这样…怎么可以…”沧摇思红了眼,道:“我…不行了…”
    到底是专心干着正事,没理她一句话。
    在咬出血下,男人咬着肩上的肉不放,一手摁着少女不让动一下,细细品尝着她。
    宛如饮食血肉的虫蚊,咬开口的力度并不算小,因此让她痛得很。
    他吸食着这片肌肤的伤口,嘴下不放手,下得去手的心多了去了。
    面对他的做法,沧摇思无话可说,穴撑满,入得极重,想动都没办法动,根本就顾不上肩颈被咬出来的伤。
    伤不伤的,没什么,重要的是他舌头碰上了伤口,不知从何时起咬上,再是弄到现在都没有松开。
    沧摇思能感受到肩上的热意,何处都是痛,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算完,被肏进宫口,撑着胀疼,又是哽咽道:“呜…太撑了,不要了。”
    【每天暗示我是大怨种,开始苦思冥想,又是下一次的格局打开。?(?òωó?)?】
    哎呦,什么格局要打开嘛。
    就是大怨种?
    不不不不不不不,这肯定是不行的(?˙ー˙?)
    大怨种:你是会说话的人…
    我:那我就少说点话?
    强者不会埋怨环境。
    (思考人生)哇,我这个人,就是作死,直接跑路吧。(??˙o˙)?
    那是不可能滴…欠了好多字。(?o?╰╯o??)
    ———
    我还记得有人说:明天要几点起呢。
    我这个好心人能不回吗,马上回:“五点起,能多睡一个半小时。”
    不够睡怎么办,五点起,可以又睡一个半小时。
    简直完美啊,手动狗头。 ↑返回顶部↑
    热浪袭来,身体都在发热,精液烫得她睡意都没有了,惺忪的睁了睁眼睛,动还是动不了,浑身都软趴趴的,嗯了会,很是难熬下去。
    缕缕温泉雾气蒙蒙,遮挡了大部分的春色,让人看着不真实,还很困,完全不懂得要想什么分散注意力。
    “嗯…嗯…好…”沧摇思不用想都知道穴里有太多的精液,不想多动,硬是让男人摁着发嗯,腹中太涨了,想喊出来都不行。
    尤其是他咬人真的痛,咬完了还要再咬一处新的。
    这喊得都好费力气,根本就不想喊,不是喘着了,就是再想被咬肩真疼啊。
    痛疼交织在一起,胀得穴发酸,每次进入都要颤,痛的不想说,还是受不了的要去说,“不要…”
    话还没说完,她前身被他狠摁于地石板上,激起来的泉水比之前次还要多,多的是飞泼到了已湿的乌发,还有侧脸。
    沧摇思嗯了几声,眼睫毛打湿,下意识的轻眨了眨,还是避免不了水进到眼里的涩然,抹去了视线,在闭紧眼和不闭中来回想。
    最终还是想闭紧眼占了上风。
    但是一闭上,还是因为留有水的涩然滋味睁了眼睛,只好是在全睁不开眼的感觉好受点。
    “嗯…”
    “唔——”
    娇蕊一遍又一遍挨肏入,更深的入穴还不足抽出来再撞进来的难受,忍不了的低声长哭,以至于喘中带哭,哭中带着喘意。
    微不足道的哭声还是被所喘意比了下去,要不是早已哭了出来,都要以为这是什么好事儿。
    什么都不好,活不下去了。
    “你…再这样…怎么可以…”沧摇思红了眼,道:“我…不行了…”
    到底是专心干着正事,没理她一句话。
    在咬出血下,男人咬着肩上的肉不放,一手摁着少女不让动一下,细细品尝着她。
    宛如饮食血肉的虫蚊,咬开口的力度并不算小,因此让她痛得很。
    他吸食着这片肌肤的伤口,嘴下不放手,下得去手的心多了去了。
    面对他的做法,沧摇思无话可说,穴撑满,入得极重,想动都没办法动,根本就顾不上肩颈被咬出来的伤。
    伤不伤的,没什么,重要的是他舌头碰上了伤口,不知从何时起咬上,再是弄到现在都没有松开。
    沧摇思能感受到肩上的热意,何处都是痛,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算完,被肏进宫口,撑着胀疼,又是哽咽道:“呜…太撑了,不要了。”
    【每天暗示我是大怨种,开始苦思冥想,又是下一次的格局打开。?(?òωó?)?】
    哎呦,什么格局要打开嘛。
    就是大怨种?
    不不不不不不不,这肯定是不行的(?˙ー˙?)
    大怨种:你是会说话的人…
    我:那我就少说点话?
    强者不会埋怨环境。
    (思考人生)哇,我这个人,就是作死,直接跑路吧。(??˙o˙)?
    那是不可能滴…欠了好多字。(?o?╰╯o??)
    ———
    我还记得有人说:明天要几点起呢。
    我这个好心人能不回吗,马上回:“五点起,能多睡一个半小时。”
    不够睡怎么办,五点起,可以又睡一个半小时。
    简直完美啊,手动狗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