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社会弟弟】深黑妄想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姐姐是爱他的。
    涂雪枫太明白这一点了。
    “姐。”
    将她抱在怀里,他微笑着顺了顺她的长发——由他亲手洗过、吹干,再仔细地抹上桂花味的精油。
    柔软丝滑的发丝,似乎要被他抚摸得升温了,但姐姐还是乖乖在他怀里坐着。
    水晶似的眼眸,如浅色玫瑰花瓣的唇,小巧可爱的鼻子正呼出暖暖的气流。
    他的姐姐,他的……娃娃。
    “姐,吃饭吧。”
    涂雪枫从来都是准时下班,只为早一点见到她。
    抱着她柔软而无力的身子走近餐桌,上面正放着简单的晚饭,少油少盐,十分健康,当然也没有她不能吃的食物。
    姐姐乖巧地侧坐在他怀里,在勺子递到唇边时就张口含入、咀嚼,按部就班的。
    涂雪枫着迷地看着她,几乎忘了自己也要吃饭这件事。
    她是爱他的,否则不会那样简单就卸下了防备,心甘情愿被他剥夺所有的记忆。
    只有让她忘记一切、让她的全世界都剩下他,涂雪枫才满意。
    彻彻底底属于他的娃娃,不会被任何人窥见,更不会被任何人触碰。
    她的生活全部由他打理,就算生病,他也可以治好。
    “饱了吗?”
    娃娃只是眨眨眼,就像他小时候的那个娃娃,摆动她的头时眼睛会跟着眨动。
    应该是够了的,他仔细算过她每天消耗的热量和要摄入的营养。
    娃娃一直待在家里,所以不需要每天都洗头发。
    不过涂雪枫倒是会给她洗澡,两人是一起洗的。
    娃娃不会害羞,在他要她口交时也很听话,靠着连日来的经验熟练地含吮着他的性器。
    这是最好的方式,涂雪枫知道她有多脆弱。
    他不想把娃娃弄坏。
    水珠沿着肌肤流淌,浴室里只有他的喘息,还有娃娃口中发出的水声。
    世界如此安静,他也终于能真正得到休息,在她温柔的亲吻里闭上双眼,聆听娃娃微弱的心跳声。
    洗完澡,涂雪枫就抱着娃娃到床上。
    秋天干燥,房间里开着加湿器,他还觉得不够,仍仔细地为她涂抹乳液,又检查了指甲的长度,计划着周末时给她修剪。
    娃娃半眯着眼睛,显然是困了,金色的睫毛都快黏在一起了。
    药的副作用就是嗜睡,她一天可以睡超过十五个小时。在上班的间隙,涂雪枫都会通过手机看房间里的监控画面,检查她的状况。
    现在时间还早,不过他不介意陪她早睡。
    娃娃安心地窝在他怀里,显然是适应了这样的怀抱,鼻腔还发出舒服的哼声。
    “姐,下个月要下雪了。”
    关了灯,涂雪枫一边顺着她的头发,一边去寻找她的嘴唇。
    她会记得雪是什么吗?
    会像以前那样,就算看了无数次,也喜欢趴在玻璃窗上去看鹅毛似的落雪吗?
    会在玻璃上呵气,然后写下他的名字,说他名字里带着“雪”字很好听吗?
    会抓一片雪花,塞到他手里吗?
    不会,她的世界只有他,连雪都不可以有。
    ————
    是if结局~和正文无关 ↑返回顶部↑
    姐姐是爱他的。
    涂雪枫太明白这一点了。
    “姐。”
    将她抱在怀里,他微笑着顺了顺她的长发——由他亲手洗过、吹干,再仔细地抹上桂花味的精油。
    柔软丝滑的发丝,似乎要被他抚摸得升温了,但姐姐还是乖乖在他怀里坐着。
    水晶似的眼眸,如浅色玫瑰花瓣的唇,小巧可爱的鼻子正呼出暖暖的气流。
    他的姐姐,他的……娃娃。
    “姐,吃饭吧。”
    涂雪枫从来都是准时下班,只为早一点见到她。
    抱着她柔软而无力的身子走近餐桌,上面正放着简单的晚饭,少油少盐,十分健康,当然也没有她不能吃的食物。
    姐姐乖巧地侧坐在他怀里,在勺子递到唇边时就张口含入、咀嚼,按部就班的。
    涂雪枫着迷地看着她,几乎忘了自己也要吃饭这件事。
    她是爱他的,否则不会那样简单就卸下了防备,心甘情愿被他剥夺所有的记忆。
    只有让她忘记一切、让她的全世界都剩下他,涂雪枫才满意。
    彻彻底底属于他的娃娃,不会被任何人窥见,更不会被任何人触碰。
    她的生活全部由他打理,就算生病,他也可以治好。
    “饱了吗?”
    娃娃只是眨眨眼,就像他小时候的那个娃娃,摆动她的头时眼睛会跟着眨动。
    应该是够了的,他仔细算过她每天消耗的热量和要摄入的营养。
    娃娃一直待在家里,所以不需要每天都洗头发。
    不过涂雪枫倒是会给她洗澡,两人是一起洗的。
    娃娃不会害羞,在他要她口交时也很听话,靠着连日来的经验熟练地含吮着他的性器。
    这是最好的方式,涂雪枫知道她有多脆弱。
    他不想把娃娃弄坏。
    水珠沿着肌肤流淌,浴室里只有他的喘息,还有娃娃口中发出的水声。
    世界如此安静,他也终于能真正得到休息,在她温柔的亲吻里闭上双眼,聆听娃娃微弱的心跳声。
    洗完澡,涂雪枫就抱着娃娃到床上。
    秋天干燥,房间里开着加湿器,他还觉得不够,仍仔细地为她涂抹乳液,又检查了指甲的长度,计划着周末时给她修剪。
    娃娃半眯着眼睛,显然是困了,金色的睫毛都快黏在一起了。
    药的副作用就是嗜睡,她一天可以睡超过十五个小时。在上班的间隙,涂雪枫都会通过手机看房间里的监控画面,检查她的状况。
    现在时间还早,不过他不介意陪她早睡。
    娃娃安心地窝在他怀里,显然是适应了这样的怀抱,鼻腔还发出舒服的哼声。
    “姐,下个月要下雪了。”
    关了灯,涂雪枫一边顺着她的头发,一边去寻找她的嘴唇。
    她会记得雪是什么吗?
    会像以前那样,就算看了无数次,也喜欢趴在玻璃窗上去看鹅毛似的落雪吗?
    会在玻璃上呵气,然后写下他的名字,说他名字里带着“雪”字很好听吗?
    会抓一片雪花,塞到他手里吗?
    不会,她的世界只有他,连雪都不可以有。
    ————
    是if结局~和正文无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