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好,用完就走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很多时候,一个人的行为习惯会和个性大相符合。
    鹿茸敲门,小心翼翼,害怕打扰了别人。
    秦北锋则是短促有力,带有强烈的目的性。
    最主要的是他知道她在,且笃定了她会来开门。
    敲完一声停下,男人没有继续,耐心等候着笨拙的小猎物主动走进猎食范围。
    果然,没一会儿,屋内传出了细微的声响,猫眼处的光亮变暗。
    怎么会不知是女孩在偷偷看自己,秦北锋懒懒道,“开门。”
    鹿茸屏息凝神,听他出声,吓得手指抓紧了衣角,她好不容易找回声带,哆哆嗦嗦说,“你走吧,我是不会给你……那个的。”
    “哪个?”秦北锋故意问。
    “……”鹿茸懊悔,早知道还不如直接装死,不应门。
    才探出个脑袋就又缩回窝里,没了动静,女孩的胆子恐怕只有指甲盖大,顶多惹急了,强撑着挠一下,不痛,光痒,心痒痒。
    秦北锋往旁一靠,说出来意,“浴室坏了,借一下。”
    他没有说谎。
    数分钟前,女孩打断了手活,射精欲望卡在半道,消不下去,更射不出来。
    秦北锋不得不拧开浴室花洒,借冷水降火。
    水流浇下的瞬间,低喘溢出喉咙,他抬起头,唇绷出克制压抑的线条,腹部肌肉仿佛活物般一样起伏律动。
    在队里时,部分队友拥有固定的做爱对象,另部分是去哪里执行任务就在哪里猎艳,露水姻缘,而他属于少数几个,从不参与任何性交活动。
    谈不上对未来伴侣的忠诚,纯粹没兴趣。
    如果不是连续几天梦到女孩,秦北锋绝不会自渎。
    动作粗鲁生涩地握上鸡巴,五指施力套弄,男人脑海里满是女孩湿润的圆眼,微张的唇,高耸绵软的胸乳,一颦一笑,挥之不去。
    他不是射不出来,而是有明确想弄脏的地方。
    粗口爆出,秦北锋回过神时,花洒已经牺牲在了他的拳头之下。
    愿天堂没有单身暴躁寡狗,阿花洒。
    鹿茸视线受阻挤在小小猫眼中,不敢乱瞟,生怕看到吓人的东西。
    “真的吗?”她猜不出男人话语的真伪,索性怯怯问他。
    秦北锋哑然,这跟小红帽主动问狼外婆,你不是大灰狼吧,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真的。”他诚恳说着。
    鹿茸欠了男人太多人情,如果只是借个浴室,不算太过分,她可以接受。
    反正什么都比……撸那个,要好。
    时间还早,等男人用完浴室,她来得及赶在赵晶晶下班前打扫干净。
    “那你用完就走,不可以碰我室友的东西。”鹿茸咬着唇,舒展开绞紧的手指。
    她缓缓打开门,男人倚在外头,眼皮微垂,嗓音低低的,金属般的质感撩人至极。
    “好,用完……就走。” ↑返回顶部↑
    很多时候,一个人的行为习惯会和个性大相符合。
    鹿茸敲门,小心翼翼,害怕打扰了别人。
    秦北锋则是短促有力,带有强烈的目的性。
    最主要的是他知道她在,且笃定了她会来开门。
    敲完一声停下,男人没有继续,耐心等候着笨拙的小猎物主动走进猎食范围。
    果然,没一会儿,屋内传出了细微的声响,猫眼处的光亮变暗。
    怎么会不知是女孩在偷偷看自己,秦北锋懒懒道,“开门。”
    鹿茸屏息凝神,听他出声,吓得手指抓紧了衣角,她好不容易找回声带,哆哆嗦嗦说,“你走吧,我是不会给你……那个的。”
    “哪个?”秦北锋故意问。
    “……”鹿茸懊悔,早知道还不如直接装死,不应门。
    才探出个脑袋就又缩回窝里,没了动静,女孩的胆子恐怕只有指甲盖大,顶多惹急了,强撑着挠一下,不痛,光痒,心痒痒。
    秦北锋往旁一靠,说出来意,“浴室坏了,借一下。”
    他没有说谎。
    数分钟前,女孩打断了手活,射精欲望卡在半道,消不下去,更射不出来。
    秦北锋不得不拧开浴室花洒,借冷水降火。
    水流浇下的瞬间,低喘溢出喉咙,他抬起头,唇绷出克制压抑的线条,腹部肌肉仿佛活物般一样起伏律动。
    在队里时,部分队友拥有固定的做爱对象,另部分是去哪里执行任务就在哪里猎艳,露水姻缘,而他属于少数几个,从不参与任何性交活动。
    谈不上对未来伴侣的忠诚,纯粹没兴趣。
    如果不是连续几天梦到女孩,秦北锋绝不会自渎。
    动作粗鲁生涩地握上鸡巴,五指施力套弄,男人脑海里满是女孩湿润的圆眼,微张的唇,高耸绵软的胸乳,一颦一笑,挥之不去。
    他不是射不出来,而是有明确想弄脏的地方。
    粗口爆出,秦北锋回过神时,花洒已经牺牲在了他的拳头之下。
    愿天堂没有单身暴躁寡狗,阿花洒。
    鹿茸视线受阻挤在小小猫眼中,不敢乱瞟,生怕看到吓人的东西。
    “真的吗?”她猜不出男人话语的真伪,索性怯怯问他。
    秦北锋哑然,这跟小红帽主动问狼外婆,你不是大灰狼吧,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真的。”他诚恳说着。
    鹿茸欠了男人太多人情,如果只是借个浴室,不算太过分,她可以接受。
    反正什么都比……撸那个,要好。
    时间还早,等男人用完浴室,她来得及赶在赵晶晶下班前打扫干净。
    “那你用完就走,不可以碰我室友的东西。”鹿茸咬着唇,舒展开绞紧的手指。
    她缓缓打开门,男人倚在外头,眼皮微垂,嗓音低低的,金属般的质感撩人至极。
    “好,用完……就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