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微h)她的渴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以大容量作为销售热点的浴缸容纳了两个人后,陡然变得拥挤。
    其中,男人高大身躯占据比例超过百分之八十,鹿茸不得已趴伏在他怀里,静静感受水面升高,浸没肩膀,又翻过浴缸边缘,浪涌一样打在地砖上。
    漫出去了,好浪费……
    她不合时宜地想着,试图转移注意力,不去想为什么在浴室热水恒温52°,人体正常恒温36~37°的情况下,自己会觉得男人的怀抱更热。
    而且,什么样的人会穿着衣服泡澡?
    亚麻质地的布料黏糊在胸口,磨擦红肿乳头,存在感强烈突兀。
    鹿茸强忍异样,无力支着手肘,好能够稍稍离开些男人灼热的躯体。
    “瞎动什么。”
    几乎瞬间,头顶上方传来不耐烦的声音。
    鹿茸一激灵,她以为他泡困,睡着了,毕竟自躺进浴缸,男人便没说过话。
    不,是出了房间,再精确些,是结束性爱以后。
    鹿茸默然纠正自己,怯怯昂起脑袋。
    秦北锋阖眼倚靠浴缸壁,下颌线条锋利冷硬,全不见交媾中轻点她额头时的爱昵。
    仿佛感知到打量,男人懒懒翻起眼皮,黑瞳里斥有刻意的疏离。
    只一眼,鹿茸却读出许多。
    就像一头拥有绝对强大力量的猛兽,无需讨好任何生物,自己的需求永远是第一位。
    现在,猛兽发泄完了欲望,大掌兜住她的臀肉,不让触碰到性器一分一毫,是在用实际行动告诉她,只有在想肏弄交媾时候,他才会施舍点微不足道的温柔,肌肤相亲。
    是了,男人每每叫她名字,无一不是情色语境。
    难堪与羞耻来势汹汹,打得鹿茸措手不及,她垂下脑袋,沉入水面,情难自抑抽噎。
    小气泡咕噜咕噜刺得秦北锋睁开眼,他蹙眉动了动屈就在小小浴缸里的长腿,顶着女孩身体让她重新趴回自己胸膛。
    两团嫩乳随着动作重新弹撞上胸肌,饱满挺翘的形状受挤压变扁。
    直观刺激下,鸡巴顿时硬得手掌阻隔差点失效。
    房间里,是女孩亲口说“不行,会坏”,眼里又有他看不懂的光点,秦北锋思量过,当是她真得承受不住,适才想方设法克制欲望。
    不碰,不看,荤话也不敢说,极尽退让。
    她倒好,一会蹭,一会偷瞄,一会又去吹泡泡玩。
    是当他好脾气,明目张胆想骑他头上了?
    虽说也不是不能骑,骑脸方便舔。
    秦北锋的喉结在无限挣扎中滑动,最终,他决定褒奖一下自己难得的体贴,挪开了手掌。
    硬物“啪”地打上股缝。
    他对她又有感觉了吗,鹿茸惊愕之余,一反往常的畏怕,隐隐生出些庆幸。
    自妈妈不见以后,父亲总是将她锁在屋子里,防止她和旁人交谈,发出声音。
    幽禁产生的不安深入骨髓,使得她对任何亲近都甘之若饴,即便鹿茸深知,男人仅仅是受欲望怂恿。
    言辞,拥抱,快感,哪样都好,随便分来一点,她不想承受无言的孤单了。
    怀揣着不正常的心情,鹿茸悄悄摆动细腰,屄缝笨拙贴上男人的鸡巴。
    秦北锋腹肌发紧,果断伸手掐住她腰身。
    他当她是不小心,不想她却变本加厉。
    腰部吃痛,女孩又一次确认了自己对于男人强势侵占的渴求。
    “唔……”她顶着腰间力道,勇敢逆流而上。
    被磨过几次,自己来还是头一回,鹿茸又酥又麻,还有热水在捣乱,时不时往小屄里钻,她羞臊得埋进男人颈肩,像只撒娇的小动物在讨好主人。
    秦北锋不笨,恍然过后,领悟了女孩求欢的小动作。
    送到嘴边的肉,不吃多浪费,他没有多想,就着怀里人的频率,反向挺动精悍腰腹。
    “屄痒了?”
    “嗯……小屄痒痒。”迈出第一步,后面简单不少。
    “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眸色沉下,秦北锋抵着她发旋,想给女孩最后一次反悔的机会,“我可能会肏死你。”
    “知,知,知不道。”仿佛刚刚才见识野兽的真面目,鹿茸结巴了。
    她想要亲近没错,可不想死。
    仰起精致的下巴,女孩嗓音软糯,“还是蹭蹭,不进去,好不好?”
    男人后来的回答是什么,鹿茸记不得了,只记得对方翻过了她的身体。
    似乎是对这种动物交媾的原始姿势情有独钟,男人擒摁住她的后颈,另一只手尽情抚摸着她的身体,如同巡视领地。
    而她则在近乎窒息的性快感中,得到了难以明述的餍足。 ↑返回顶部↑
    以大容量作为销售热点的浴缸容纳了两个人后,陡然变得拥挤。
    其中,男人高大身躯占据比例超过百分之八十,鹿茸不得已趴伏在他怀里,静静感受水面升高,浸没肩膀,又翻过浴缸边缘,浪涌一样打在地砖上。
    漫出去了,好浪费……
    她不合时宜地想着,试图转移注意力,不去想为什么在浴室热水恒温52°,人体正常恒温36~37°的情况下,自己会觉得男人的怀抱更热。
    而且,什么样的人会穿着衣服泡澡?
    亚麻质地的布料黏糊在胸口,磨擦红肿乳头,存在感强烈突兀。
    鹿茸强忍异样,无力支着手肘,好能够稍稍离开些男人灼热的躯体。
    “瞎动什么。”
    几乎瞬间,头顶上方传来不耐烦的声音。
    鹿茸一激灵,她以为他泡困,睡着了,毕竟自躺进浴缸,男人便没说过话。
    不,是出了房间,再精确些,是结束性爱以后。
    鹿茸默然纠正自己,怯怯昂起脑袋。
    秦北锋阖眼倚靠浴缸壁,下颌线条锋利冷硬,全不见交媾中轻点她额头时的爱昵。
    仿佛感知到打量,男人懒懒翻起眼皮,黑瞳里斥有刻意的疏离。
    只一眼,鹿茸却读出许多。
    就像一头拥有绝对强大力量的猛兽,无需讨好任何生物,自己的需求永远是第一位。
    现在,猛兽发泄完了欲望,大掌兜住她的臀肉,不让触碰到性器一分一毫,是在用实际行动告诉她,只有在想肏弄交媾时候,他才会施舍点微不足道的温柔,肌肤相亲。
    是了,男人每每叫她名字,无一不是情色语境。
    难堪与羞耻来势汹汹,打得鹿茸措手不及,她垂下脑袋,沉入水面,情难自抑抽噎。
    小气泡咕噜咕噜刺得秦北锋睁开眼,他蹙眉动了动屈就在小小浴缸里的长腿,顶着女孩身体让她重新趴回自己胸膛。
    两团嫩乳随着动作重新弹撞上胸肌,饱满挺翘的形状受挤压变扁。
    直观刺激下,鸡巴顿时硬得手掌阻隔差点失效。
    房间里,是女孩亲口说“不行,会坏”,眼里又有他看不懂的光点,秦北锋思量过,当是她真得承受不住,适才想方设法克制欲望。
    不碰,不看,荤话也不敢说,极尽退让。
    她倒好,一会蹭,一会偷瞄,一会又去吹泡泡玩。
    是当他好脾气,明目张胆想骑他头上了?
    虽说也不是不能骑,骑脸方便舔。
    秦北锋的喉结在无限挣扎中滑动,最终,他决定褒奖一下自己难得的体贴,挪开了手掌。
    硬物“啪”地打上股缝。
    他对她又有感觉了吗,鹿茸惊愕之余,一反往常的畏怕,隐隐生出些庆幸。
    自妈妈不见以后,父亲总是将她锁在屋子里,防止她和旁人交谈,发出声音。
    幽禁产生的不安深入骨髓,使得她对任何亲近都甘之若饴,即便鹿茸深知,男人仅仅是受欲望怂恿。
    言辞,拥抱,快感,哪样都好,随便分来一点,她不想承受无言的孤单了。
    怀揣着不正常的心情,鹿茸悄悄摆动细腰,屄缝笨拙贴上男人的鸡巴。
    秦北锋腹肌发紧,果断伸手掐住她腰身。
    他当她是不小心,不想她却变本加厉。
    腰部吃痛,女孩又一次确认了自己对于男人强势侵占的渴求。
    “唔……”她顶着腰间力道,勇敢逆流而上。
    被磨过几次,自己来还是头一回,鹿茸又酥又麻,还有热水在捣乱,时不时往小屄里钻,她羞臊得埋进男人颈肩,像只撒娇的小动物在讨好主人。
    秦北锋不笨,恍然过后,领悟了女孩求欢的小动作。
    送到嘴边的肉,不吃多浪费,他没有多想,就着怀里人的频率,反向挺动精悍腰腹。
    “屄痒了?”
    “嗯……小屄痒痒。”迈出第一步,后面简单不少。
    “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眸色沉下,秦北锋抵着她发旋,想给女孩最后一次反悔的机会,“我可能会肏死你。”
    “知,知,知不道。”仿佛刚刚才见识野兽的真面目,鹿茸结巴了。
    她想要亲近没错,可不想死。
    仰起精致的下巴,女孩嗓音软糯,“还是蹭蹭,不进去,好不好?”
    男人后来的回答是什么,鹿茸记不得了,只记得对方翻过了她的身体。
    似乎是对这种动物交媾的原始姿势情有独钟,男人擒摁住她的后颈,另一只手尽情抚摸着她的身体,如同巡视领地。
    而她则在近乎窒息的性快感中,得到了难以明述的餍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