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绝对不去看会开电台的小猫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沐着融融热意,鹿茸翻了个身,她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个梦,梦里有人温柔地喊着她。
    茸茸,是只有妈妈会叫的小名。
    妈妈的声音温婉,不似梦里那个,又哑又沉,几乎是贴在了她的耳边,往里输念低语。
    “嗯,不欺负小鹿,我家有只会开电台的小猫……”
    世界上哪有会开电台的小猫,女孩发出无意识的哼笑。
    “想试试一边听电台,一边被肏进子宫吗?”
    淫欲唰地刺激过神经,鹿茸喘息着坐起来,看向干皱到不成样子的床单,睡意全无,彻底醒了。
    洗衣机嗡嗡运作,床单、枕巾翻滚成旋涡状,女孩盯着旋转中心,脸颊热烫。
    自己怎么会说出那种话啊,太……太羞耻了吧,她咬了咬指甲,手指轻轻掐弄唇瓣。
    而且男人的意思是要进一步发展吗,用什么进,进哪里一步?
    无意识的叁问把自己问到头晕目眩,鹿茸红着脸晾完东西,回了房间。
    男人留下的药膏的确有效,女孩坐在电脑前,私处竟没有丝毫的不适。
    要跟他说一声吗……
    鹿茸握着鼠标的手一紧,跟他说做什么,如果是道谢,未免也太奇怪了,也不想想是谁欺负得自己腿都合不拢,如果不是道谢,那算什么,暗示?
    暗示可以继续。
    用力摇晃脑袋,女孩强行调回注意力放到电脑屏幕上,所幸之前拍了不少存货,剪辑过后不影响更新。
    她边剪辑,边打开视频网站,想看看评论减缓一下愧赧的心情。
    万万没想到,网站和直播平台一样沦陷了,粉丝无一不是热切讨论着昨晚一掷千金的土豪到底是谁,甚至有人绘声绘色编起同人小故事。
    没心思夸奖自己粉丝多才多艺,鹿茸想起暴富余额,郁闷地撑住下巴。
    经过苦思冥想,不知第多少次的叹息,女孩得出了个绝妙的处理方式。
    从哪儿来,花哪儿去。
    男人给她买了不少新裙子,自己则黑白短袖衬衫来回穿,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熊猫成精,对颜色过敏呢。
    秦北锋身材挺拔,宽肩窄腰,应该会很适合正装,再配上冷峻神情,禁欲感呼之欲出。
    鹿茸却知道,男人跟禁欲没一点关联,他是纵欲,行走的发情机器。
    看了眼显示器角落的时间,刚过十一点,她思忖着先请男人吃顿饭,然后再去买衣服。
    说干就干,数分钟后,鹿茸站在了秦北锋公寓门口。
    她紧张地摸摸头发,默念注意事项。
    一,不进去,二,就算进去了,不去看小猫,叁,着重加粗,即便小猫真的会开电台,也绝对不被他诱惑,不管他说什么花言巧语。
    今天的尺度必须保持在少儿频道能够播出的范围。
    “叩叩”门板敲响。
    鹿茸没有拿出钥匙,得到了,心头欢喜是一回事,真用上,是另一回事。
    直接拧锁进去,太过亲昵,没有一点界限,仿佛早已同居的热恋男女。
    对于恋爱关系,她没完全准备好。
    门叩了有一会,无人应答,鹿茸差点以为男人又出门了,正要打电话,黑色的铁门替换成了大片棕蜜。
    “给你钥匙,是为了当挂件的?”秦北锋撑着门板,不知是不是没睡醒的缘故,眼神浑浊,焦点不定。
    男人的话,鹿茸置若罔闻,她目不转睛盯着眼前健美的男性裸体。
    完美到堪比雕像的结实肌肉映着楼道光,深色乳头因为接触空气微微挺立,同样挺立的还有颀长双腿间,晨勃的狰狞性器。
    “你……你怎么不穿衣服!”鹿茸花容失色捂住眼睛。
    “在自己家,穿什么衣服。”秦北锋理直气壮说着,他脑袋莫名昏沉,喉咙干涩,呼出气息更是灼烫,不愿和女孩在门口僵持,侧过身,低哑道,“进来。”
    “哦。”鹿茸立刻怂巴巴低下脑袋,踩着注意事项进屋。 ↑返回顶部↑
    沐着融融热意,鹿茸翻了个身,她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个梦,梦里有人温柔地喊着她。
    茸茸,是只有妈妈会叫的小名。
    妈妈的声音温婉,不似梦里那个,又哑又沉,几乎是贴在了她的耳边,往里输念低语。
    “嗯,不欺负小鹿,我家有只会开电台的小猫……”
    世界上哪有会开电台的小猫,女孩发出无意识的哼笑。
    “想试试一边听电台,一边被肏进子宫吗?”
    淫欲唰地刺激过神经,鹿茸喘息着坐起来,看向干皱到不成样子的床单,睡意全无,彻底醒了。
    洗衣机嗡嗡运作,床单、枕巾翻滚成旋涡状,女孩盯着旋转中心,脸颊热烫。
    自己怎么会说出那种话啊,太……太羞耻了吧,她咬了咬指甲,手指轻轻掐弄唇瓣。
    而且男人的意思是要进一步发展吗,用什么进,进哪里一步?
    无意识的叁问把自己问到头晕目眩,鹿茸红着脸晾完东西,回了房间。
    男人留下的药膏的确有效,女孩坐在电脑前,私处竟没有丝毫的不适。
    要跟他说一声吗……
    鹿茸握着鼠标的手一紧,跟他说做什么,如果是道谢,未免也太奇怪了,也不想想是谁欺负得自己腿都合不拢,如果不是道谢,那算什么,暗示?
    暗示可以继续。
    用力摇晃脑袋,女孩强行调回注意力放到电脑屏幕上,所幸之前拍了不少存货,剪辑过后不影响更新。
    她边剪辑,边打开视频网站,想看看评论减缓一下愧赧的心情。
    万万没想到,网站和直播平台一样沦陷了,粉丝无一不是热切讨论着昨晚一掷千金的土豪到底是谁,甚至有人绘声绘色编起同人小故事。
    没心思夸奖自己粉丝多才多艺,鹿茸想起暴富余额,郁闷地撑住下巴。
    经过苦思冥想,不知第多少次的叹息,女孩得出了个绝妙的处理方式。
    从哪儿来,花哪儿去。
    男人给她买了不少新裙子,自己则黑白短袖衬衫来回穿,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熊猫成精,对颜色过敏呢。
    秦北锋身材挺拔,宽肩窄腰,应该会很适合正装,再配上冷峻神情,禁欲感呼之欲出。
    鹿茸却知道,男人跟禁欲没一点关联,他是纵欲,行走的发情机器。
    看了眼显示器角落的时间,刚过十一点,她思忖着先请男人吃顿饭,然后再去买衣服。
    说干就干,数分钟后,鹿茸站在了秦北锋公寓门口。
    她紧张地摸摸头发,默念注意事项。
    一,不进去,二,就算进去了,不去看小猫,叁,着重加粗,即便小猫真的会开电台,也绝对不被他诱惑,不管他说什么花言巧语。
    今天的尺度必须保持在少儿频道能够播出的范围。
    “叩叩”门板敲响。
    鹿茸没有拿出钥匙,得到了,心头欢喜是一回事,真用上,是另一回事。
    直接拧锁进去,太过亲昵,没有一点界限,仿佛早已同居的热恋男女。
    对于恋爱关系,她没完全准备好。
    门叩了有一会,无人应答,鹿茸差点以为男人又出门了,正要打电话,黑色的铁门替换成了大片棕蜜。
    “给你钥匙,是为了当挂件的?”秦北锋撑着门板,不知是不是没睡醒的缘故,眼神浑浊,焦点不定。
    男人的话,鹿茸置若罔闻,她目不转睛盯着眼前健美的男性裸体。
    完美到堪比雕像的结实肌肉映着楼道光,深色乳头因为接触空气微微挺立,同样挺立的还有颀长双腿间,晨勃的狰狞性器。
    “你……你怎么不穿衣服!”鹿茸花容失色捂住眼睛。
    “在自己家,穿什么衣服。”秦北锋理直气壮说着,他脑袋莫名昏沉,喉咙干涩,呼出气息更是灼烫,不愿和女孩在门口僵持,侧过身,低哑道,“进来。”
    “哦。”鹿茸立刻怂巴巴低下脑袋,踩着注意事项进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