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h)梨子蹭屄,喂男人吃屄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话音落下,男人覆盖着的宽厚大手便挪开,重新握回鸡巴,他好整以暇静坐,等候女孩涩情小表演开始。
    鹿茸无意识捏了捏掌心的梨球,一点点往腿心凑,她垂着脑袋,完全不敢看对方,心脏因紧张快速跳动,仿佛随时会跳出胸腔。
    在空调房里放置久了,梨球微微发凉,触碰上红肿阴唇时,触觉微妙而又新奇,全然不同于小屄常吃的男人鸡巴、手指,或是舌头。
    异物感无比清晰,不断提醒女孩,她在做着多么淫秽的事情。
    羞耻心潮涨潮落,鹿茸差点捏不住梨球,随意贴了下小屄后立刻拿走,闭眼递给男人。
    “好,好了。”
    女孩软软说着,指尖发颤,秦北锋却没接,仅仅笑了声,“没沾上,多裹一点。”
    梨球玉白,嫩屄樱红,两两摩擦的美妙画面,他才看一秒,怎么够。
    这人根本是想看我用梨子磨小屄,吃水就是个借口,鹿茸羞赧难当,央央哀求,“大猫……”
    “我来?”秦北锋显得十分热心。
    哪里肯让男人动手,他来,自己撑得过今晚吗,鹿茸无法,只好捏着梨球重新往湿淋淋的馒头屄上贴,“可以了吗?”
    “不可以。”秦北锋一口回绝,又体贴地教导起她玩弄小屄的步骤,“往屄缝里蹭,挤开茸茸的骚阴唇。”
    不等女孩反应,他咂了咂舌,一派回味的样子补充,“我想吃小屄刚流出来,热乎乎,新鲜榨出来的淫水,外面的都冷了。”
    大变态,把我下面当什么了呀,新鲜?!
    “呜呜。”鹿茸骑虎难下,没有半点退路,不得不依着他话用梨子慢吞吞挤开紧紧合拢的阴唇。
    梨子除了冷,表面也不光滑,颗粒感经敏感私处得到放大,尤其是碰上肿起的阴蒂,刺激快感成倍往体内钻。
    “啊!”鹿茸没忍不住呻吟,脚趾蜷缩,连足背都弓了起来,她怕了,急忙问,“呜呜好奇怪……可以了吗?”
    馒头屄被梨球挤开到窄缝外翻,倒是方便了秦北锋窥看,瞥眼好像肿大一些的阴蒂,他哑声说着,“继续。”
    随阴蒂一同肿大的还有龟头,卡在虎口位置,马眼突突跳着,翕动,时不时吐出点浊液。
    憋着嗓子小声抽泣,鹿茸多蹭了几下屄缝,“可,可以了吗?”
    “茸茸说呢。”秦北锋淡笑。
    “呜呜……”
    “蹭到骚屄喷出来才算结束。”
    对于男人定下的标准,鹿茸心底里的怯怕彻底涌出,怕的内容不单单有梨子,更是酥麻饥渴的欲望,她好像慢慢喜欢上梨子蹭小屄的感觉了。
    怎么办……
    才开苞的地儿正是知道肉味的阶段,而且大变态之前吸了奶子,里头痒着呢。
    “知道了。”含糊应声,鹿茸不由地加重了手上力道。
    滚圆梨球来回碾压两瓣屄唇夹出来的深缝,从外头瞧,像极了磨药用的药碾子,女孩的阴蒂屄心就是药,只等磨出汁水去治治那变态到无可救药的男人。
    秦北锋看得喉间粗喘不断,恨不能提枪上阵,大龟头代替梨球一品女孩小屄的滋味。
    眼瞅着,屄口渐开,里头蠕缩媚肉清晰可见,淫水哗哗涌出,别说梨球,女孩的小手也湿了个透。
    “够了,都要塞进去了。”秦北锋及时出声,嗓音低下一个度。
    被个梨子蹭屄也这么骚,等消肿,看老子怎么用鸡巴搞烂你的母猫贱屄。
    吃不着操不着,仅能不知第多少次空放狠话。
    男人简直矛盾到了极点,偏爱调教女孩,又见不得女孩的小屄吃自己以外的东西,动不动醋劲大发。
    陡然听见粗哑冷声,鹿茸如梦初醒,好似辛秘戳破,她回过神往下看了眼。
    白花花,鼓鼓囊囊的馒头屄唇裹住大半个梨球,独独留了柄在外头,供手指捏住。
    “还不拿出来。”秦北锋顺着她湿润目光一同瞄,额上青筋暴跳,不耐烦催促。
    “呜……”鹿茸经不住凶,哆哆嗦嗦要拿开腿心异物,可哪里想到屄口竟然吸住了。
    女孩手指本就沾满淫水滑腻非常,一时不察脱开,加上屄唇弹性十足,梨子柄凭空晃动几下。
    涩情淫靡的画面入了男人的眼。
    好家伙,挑衅我。
    别人吃醋需要一个情敌,再不济假想敌,秦北锋倒好,别说是个活人了,压根就是个死物,还是他亲自挑选出来的。
    “喔,有感情,不舍得了?”秦北锋气得鸡巴也不乐意撸了,指尖拨弄起梨柄,拨弄不够,索性轻轻拉拽,像是在把玩女孩小屄里长出的小尾巴,“老子的大鸡巴肏你一下午,怎么没见你这么馋。”
    梨柄一动,牵连小小球体,开关般掌控女孩泄洪屄口,屄水滴滴答答往外淌。
    “没有进去……”鹿茸听不得他这种语气,忙不迭要解释,小手笨拙掰开花瓣,“茸茸的小屄有乖乖的,只吃大猫的东西……”
    阴唇一松,梨球掉落,坠在男人指尖如同结在枝头的硕果。
    秦北锋见了,躁动心情稍稍好转,果真如女孩所言没进去,不过是阴唇太肥厚,屄缝太深,陷着包住了。
    大变态的心思难哄,轮到鹿茸伸手覆住男人大手,引着对方将满是淫水的梨子送及刚毅薄唇边,“大猫吃……大猫吃梨。”
    短短几个字,女孩说得差点要晕厥。
    肖想已久的甜蜜终于到口,秦北锋握住女孩纤细手腕,张口含住梨球,眸色晦暗咀嚼着,连核带柄一齐咽了下去。
    “大猫满意了吗?”眼看男人喉结滑动,真的咽下,鹿茸再也撑不住,腰身一软,要跌下桌子。
    “没,在吃醋。”自是不会让女孩摔着,秦北锋眼疾手快捞了她入怀,分外痛惜道,“茸茸喜欢被梨子肏。”
    这人讲不讲道理啊……鹿茸无力瞪眼,想挠他胸膛时感觉到腿间股缝戳着的硬物,怎么没射?!
    女孩花容失色,唇启着吐出无意义气音时,男人却松开了拥在她后腰的健壮手臂,任人缓慢滑到腿间跪坐着。
    不等鹿茸明白发生了何事,新的要求接连而来。
    “礼尚往来,小骚屄给老子吃淫水,老子给你吃精液。” ↑返回顶部↑
    话音落下,男人覆盖着的宽厚大手便挪开,重新握回鸡巴,他好整以暇静坐,等候女孩涩情小表演开始。
    鹿茸无意识捏了捏掌心的梨球,一点点往腿心凑,她垂着脑袋,完全不敢看对方,心脏因紧张快速跳动,仿佛随时会跳出胸腔。
    在空调房里放置久了,梨球微微发凉,触碰上红肿阴唇时,触觉微妙而又新奇,全然不同于小屄常吃的男人鸡巴、手指,或是舌头。
    异物感无比清晰,不断提醒女孩,她在做着多么淫秽的事情。
    羞耻心潮涨潮落,鹿茸差点捏不住梨球,随意贴了下小屄后立刻拿走,闭眼递给男人。
    “好,好了。”
    女孩软软说着,指尖发颤,秦北锋却没接,仅仅笑了声,“没沾上,多裹一点。”
    梨球玉白,嫩屄樱红,两两摩擦的美妙画面,他才看一秒,怎么够。
    这人根本是想看我用梨子磨小屄,吃水就是个借口,鹿茸羞赧难当,央央哀求,“大猫……”
    “我来?”秦北锋显得十分热心。
    哪里肯让男人动手,他来,自己撑得过今晚吗,鹿茸无法,只好捏着梨球重新往湿淋淋的馒头屄上贴,“可以了吗?”
    “不可以。”秦北锋一口回绝,又体贴地教导起她玩弄小屄的步骤,“往屄缝里蹭,挤开茸茸的骚阴唇。”
    不等女孩反应,他咂了咂舌,一派回味的样子补充,“我想吃小屄刚流出来,热乎乎,新鲜榨出来的淫水,外面的都冷了。”
    大变态,把我下面当什么了呀,新鲜?!
    “呜呜。”鹿茸骑虎难下,没有半点退路,不得不依着他话用梨子慢吞吞挤开紧紧合拢的阴唇。
    梨子除了冷,表面也不光滑,颗粒感经敏感私处得到放大,尤其是碰上肿起的阴蒂,刺激快感成倍往体内钻。
    “啊!”鹿茸没忍不住呻吟,脚趾蜷缩,连足背都弓了起来,她怕了,急忙问,“呜呜好奇怪……可以了吗?”
    馒头屄被梨球挤开到窄缝外翻,倒是方便了秦北锋窥看,瞥眼好像肿大一些的阴蒂,他哑声说着,“继续。”
    随阴蒂一同肿大的还有龟头,卡在虎口位置,马眼突突跳着,翕动,时不时吐出点浊液。
    憋着嗓子小声抽泣,鹿茸多蹭了几下屄缝,“可,可以了吗?”
    “茸茸说呢。”秦北锋淡笑。
    “呜呜……”
    “蹭到骚屄喷出来才算结束。”
    对于男人定下的标准,鹿茸心底里的怯怕彻底涌出,怕的内容不单单有梨子,更是酥麻饥渴的欲望,她好像慢慢喜欢上梨子蹭小屄的感觉了。
    怎么办……
    才开苞的地儿正是知道肉味的阶段,而且大变态之前吸了奶子,里头痒着呢。
    “知道了。”含糊应声,鹿茸不由地加重了手上力道。
    滚圆梨球来回碾压两瓣屄唇夹出来的深缝,从外头瞧,像极了磨药用的药碾子,女孩的阴蒂屄心就是药,只等磨出汁水去治治那变态到无可救药的男人。
    秦北锋看得喉间粗喘不断,恨不能提枪上阵,大龟头代替梨球一品女孩小屄的滋味。
    眼瞅着,屄口渐开,里头蠕缩媚肉清晰可见,淫水哗哗涌出,别说梨球,女孩的小手也湿了个透。
    “够了,都要塞进去了。”秦北锋及时出声,嗓音低下一个度。
    被个梨子蹭屄也这么骚,等消肿,看老子怎么用鸡巴搞烂你的母猫贱屄。
    吃不着操不着,仅能不知第多少次空放狠话。
    男人简直矛盾到了极点,偏爱调教女孩,又见不得女孩的小屄吃自己以外的东西,动不动醋劲大发。
    陡然听见粗哑冷声,鹿茸如梦初醒,好似辛秘戳破,她回过神往下看了眼。
    白花花,鼓鼓囊囊的馒头屄唇裹住大半个梨球,独独留了柄在外头,供手指捏住。
    “还不拿出来。”秦北锋顺着她湿润目光一同瞄,额上青筋暴跳,不耐烦催促。
    “呜……”鹿茸经不住凶,哆哆嗦嗦要拿开腿心异物,可哪里想到屄口竟然吸住了。
    女孩手指本就沾满淫水滑腻非常,一时不察脱开,加上屄唇弹性十足,梨子柄凭空晃动几下。
    涩情淫靡的画面入了男人的眼。
    好家伙,挑衅我。
    别人吃醋需要一个情敌,再不济假想敌,秦北锋倒好,别说是个活人了,压根就是个死物,还是他亲自挑选出来的。
    “喔,有感情,不舍得了?”秦北锋气得鸡巴也不乐意撸了,指尖拨弄起梨柄,拨弄不够,索性轻轻拉拽,像是在把玩女孩小屄里长出的小尾巴,“老子的大鸡巴肏你一下午,怎么没见你这么馋。”
    梨柄一动,牵连小小球体,开关般掌控女孩泄洪屄口,屄水滴滴答答往外淌。
    “没有进去……”鹿茸听不得他这种语气,忙不迭要解释,小手笨拙掰开花瓣,“茸茸的小屄有乖乖的,只吃大猫的东西……”
    阴唇一松,梨球掉落,坠在男人指尖如同结在枝头的硕果。
    秦北锋见了,躁动心情稍稍好转,果真如女孩所言没进去,不过是阴唇太肥厚,屄缝太深,陷着包住了。
    大变态的心思难哄,轮到鹿茸伸手覆住男人大手,引着对方将满是淫水的梨子送及刚毅薄唇边,“大猫吃……大猫吃梨。”
    短短几个字,女孩说得差点要晕厥。
    肖想已久的甜蜜终于到口,秦北锋握住女孩纤细手腕,张口含住梨球,眸色晦暗咀嚼着,连核带柄一齐咽了下去。
    “大猫满意了吗?”眼看男人喉结滑动,真的咽下,鹿茸再也撑不住,腰身一软,要跌下桌子。
    “没,在吃醋。”自是不会让女孩摔着,秦北锋眼疾手快捞了她入怀,分外痛惜道,“茸茸喜欢被梨子肏。”
    这人讲不讲道理啊……鹿茸无力瞪眼,想挠他胸膛时感觉到腿间股缝戳着的硬物,怎么没射?!
    女孩花容失色,唇启着吐出无意义气音时,男人却松开了拥在她后腰的健壮手臂,任人缓慢滑到腿间跪坐着。
    不等鹿茸明白发生了何事,新的要求接连而来。
    “礼尚往来,小骚屄给老子吃淫水,老子给你吃精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