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h)茸茸的嘴好小,比小屄还紧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勃发硬物近在咫尺,不用看,都可以嗅到浓烈的荷尔蒙气味。
    鹿茸一脸茫然,怔怔张着唇,紧张地几乎忘了呼吸。
    胯间女孩跪坐着,睡衣松松垮垮遮不住乳肉,两颗乳头诱人至极,衬得她神情别样的纯情,又纯又欲,欠肏极了。
    “不想尝尝?”秦北锋握着鸡巴轻拍女孩稚嫩脸颊。
    柱身上脉络的跳动,以及过高的体热拉回了鹿茸游离的神智,她下意识想逃,身体却愣在原地动弹不了,甚至连目光也不愿挪开,直勾勾看着马眼翕动。
    “是不是很大,馋得茸茸都流口水了。”秦北锋迫不及待想肏她的嘴,柱身啪啪又是几记拍打。
    这回打的位置是女孩眼睑,淫液弄糊了睫毛。
    鹿茸睁不开眼,缩着脖子躲闪,一想到自己跪着任男人用鸡巴抽脸,腿心酥痒难耐,水液一股股往地上涌,“别这样……”
    “好,不这样,茸茸乖乖帮我舔出来。”秦北锋低声哄道,“舔出来就结束了。”
    被“结束”字眼蛊惑,鹿茸绷紧的心松动,妥协了。
    她没做过给男人口交,笨拙地握上对自己小手而言略显粗壮的柱身,根部粗硬的耻毛弄得她发痒,大拇指不安地向内弯压,企图阻挡鸡巴狰狞勃发的趋势。
    这也太大,太吓人了,要怎么吃啊……
    “小母猫在找从哪里下口吗,没吃过这么大的?”秦北锋看出她的踌躇,嗓音低沉。
    什么叫没吃过这么大的,她根本没吃过……鹿茸本就窘迫,经男人话一逗弄,恼羞成怒掐了下根部。
    然而这样的力道对于秦北锋只能说是调情,那根粗大到夸张的鸡巴越发充血,马眼张开,溅出几滴浊液。
    “先舔一下,然后像吃棒棒糖那样含进去。”男人其实也是第一回尝试口交,可他表现得十分镇定。
    溢水的硕大龟头悬在面前,鹿茸抿了下唇,红着脸凑近脑袋,舌尖依着男人的话小心翼翼舔了上去。
    腥臊的味道瞬间在口腔内扩散,奇怪的是,女孩却不觉得厌恶,她张开唇,将柱身一点点纳入口中,男人的鸡巴实在是太大了,送入小半便压迫感满满,恐怕再往里就要戳到喉咙,引起不适的反胃。
    自己可能会成为第一个帮人口交而噎死的人,鹿茸呼吸困难,鼻尖面颊又叫人浓密耻毛搔弄,舌面不住蠕着,她吸吸鼻子,发出含糊不清的吮吸声,求助般看向男人。
    胯下吞吃鸡巴的女孩眼神湿润,清纯雾气后尽是委屈,秦北锋压制住蓬勃的性欲,克制着不去摁压她的后脑勺,不去挺腰,用鸡巴侵犯她柔软的口腔。
    “不用含这么多,难受就吐出来。”他抚摸女孩眼尾,抹去因窒息憋出的生理性泪水,“没人跟茸茸抢。”
    前半句话还像点样,后半句是什么啊,大变态,鹿茸羞愤在心里骂着,许是因为缺氧,思维逐渐迷乱,没刚开始的难受了,喉口跟着收缩。
    秦北锋泄出闷哼,粗喘着,腹肌下凹,“小母猫学得好快,天生吃鸡巴的料子。”
    充耳不闻他肆无忌惮的荤话,鹿茸试着吞吐起来,她合不上嘴,唾液自唇角缝隙滴落,每一下吮吸都会带出响亮的啧啧声。
    她不知自己做的对不对,眉头轻蹙,就着口含鸡巴的姿势抬眼瞥了男人,原本楚楚可怜的神色愈发动人。
    只这一个眼神逼得秦北锋差点射出来,女孩秀气脸颊撑至扭曲变形,他抚了抚人儿鼓起的腮帮子,隔着薄薄的一层皮肉感受自己鸡巴,“茸茸的嘴好小,比小屄还紧,长了两张骚嘴。”
    “呜……”鹿茸被他说得难堪,闹起别扭不愿意舔了,她含弄没一会吐出,唇瓣经过柱身摩擦和私处阴唇一般充血艳红,口腔内仍旧残留着男人浓烈的体味。
    她伏在对方健壮大腿上大口喘息,隐隐感觉身体变得怪异,仿佛被他说中,上下两张嘴共享着对鸡巴的渴求讯息,食道与阴道相连通。
    小屄痒痒,好想要,奶子、嘴、阴唇都被玩过一遍,唯独最关键的里面半点甜头没有,女孩受不了了,趁着男人不注意,小手垂下悄悄往腿心探。
    不想有什么挡住了去路,推也推不开。
    是男人结实有力的小腿。
    “准你摸屄了?”秦北锋气定神闲曲过长腿踏在女孩腿心,足尖强势踩上屄缝,笑得玩味。 ↑返回顶部↑
    勃发硬物近在咫尺,不用看,都可以嗅到浓烈的荷尔蒙气味。
    鹿茸一脸茫然,怔怔张着唇,紧张地几乎忘了呼吸。
    胯间女孩跪坐着,睡衣松松垮垮遮不住乳肉,两颗乳头诱人至极,衬得她神情别样的纯情,又纯又欲,欠肏极了。
    “不想尝尝?”秦北锋握着鸡巴轻拍女孩稚嫩脸颊。
    柱身上脉络的跳动,以及过高的体热拉回了鹿茸游离的神智,她下意识想逃,身体却愣在原地动弹不了,甚至连目光也不愿挪开,直勾勾看着马眼翕动。
    “是不是很大,馋得茸茸都流口水了。”秦北锋迫不及待想肏她的嘴,柱身啪啪又是几记拍打。
    这回打的位置是女孩眼睑,淫液弄糊了睫毛。
    鹿茸睁不开眼,缩着脖子躲闪,一想到自己跪着任男人用鸡巴抽脸,腿心酥痒难耐,水液一股股往地上涌,“别这样……”
    “好,不这样,茸茸乖乖帮我舔出来。”秦北锋低声哄道,“舔出来就结束了。”
    被“结束”字眼蛊惑,鹿茸绷紧的心松动,妥协了。
    她没做过给男人口交,笨拙地握上对自己小手而言略显粗壮的柱身,根部粗硬的耻毛弄得她发痒,大拇指不安地向内弯压,企图阻挡鸡巴狰狞勃发的趋势。
    这也太大,太吓人了,要怎么吃啊……
    “小母猫在找从哪里下口吗,没吃过这么大的?”秦北锋看出她的踌躇,嗓音低沉。
    什么叫没吃过这么大的,她根本没吃过……鹿茸本就窘迫,经男人话一逗弄,恼羞成怒掐了下根部。
    然而这样的力道对于秦北锋只能说是调情,那根粗大到夸张的鸡巴越发充血,马眼张开,溅出几滴浊液。
    “先舔一下,然后像吃棒棒糖那样含进去。”男人其实也是第一回尝试口交,可他表现得十分镇定。
    溢水的硕大龟头悬在面前,鹿茸抿了下唇,红着脸凑近脑袋,舌尖依着男人的话小心翼翼舔了上去。
    腥臊的味道瞬间在口腔内扩散,奇怪的是,女孩却不觉得厌恶,她张开唇,将柱身一点点纳入口中,男人的鸡巴实在是太大了,送入小半便压迫感满满,恐怕再往里就要戳到喉咙,引起不适的反胃。
    自己可能会成为第一个帮人口交而噎死的人,鹿茸呼吸困难,鼻尖面颊又叫人浓密耻毛搔弄,舌面不住蠕着,她吸吸鼻子,发出含糊不清的吮吸声,求助般看向男人。
    胯下吞吃鸡巴的女孩眼神湿润,清纯雾气后尽是委屈,秦北锋压制住蓬勃的性欲,克制着不去摁压她的后脑勺,不去挺腰,用鸡巴侵犯她柔软的口腔。
    “不用含这么多,难受就吐出来。”他抚摸女孩眼尾,抹去因窒息憋出的生理性泪水,“没人跟茸茸抢。”
    前半句话还像点样,后半句是什么啊,大变态,鹿茸羞愤在心里骂着,许是因为缺氧,思维逐渐迷乱,没刚开始的难受了,喉口跟着收缩。
    秦北锋泄出闷哼,粗喘着,腹肌下凹,“小母猫学得好快,天生吃鸡巴的料子。”
    充耳不闻他肆无忌惮的荤话,鹿茸试着吞吐起来,她合不上嘴,唾液自唇角缝隙滴落,每一下吮吸都会带出响亮的啧啧声。
    她不知自己做的对不对,眉头轻蹙,就着口含鸡巴的姿势抬眼瞥了男人,原本楚楚可怜的神色愈发动人。
    只这一个眼神逼得秦北锋差点射出来,女孩秀气脸颊撑至扭曲变形,他抚了抚人儿鼓起的腮帮子,隔着薄薄的一层皮肉感受自己鸡巴,“茸茸的嘴好小,比小屄还紧,长了两张骚嘴。”
    “呜……”鹿茸被他说得难堪,闹起别扭不愿意舔了,她含弄没一会吐出,唇瓣经过柱身摩擦和私处阴唇一般充血艳红,口腔内仍旧残留着男人浓烈的体味。
    她伏在对方健壮大腿上大口喘息,隐隐感觉身体变得怪异,仿佛被他说中,上下两张嘴共享着对鸡巴的渴求讯息,食道与阴道相连通。
    小屄痒痒,好想要,奶子、嘴、阴唇都被玩过一遍,唯独最关键的里面半点甜头没有,女孩受不了了,趁着男人不注意,小手垂下悄悄往腿心探。
    不想有什么挡住了去路,推也推不开。
    是男人结实有力的小腿。
    “准你摸屄了?”秦北锋气定神闲曲过长腿踏在女孩腿心,足尖强势踩上屄缝,笑得玩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