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h)跪着讨好爸爸,让他骑小屄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个觊觎乖巧女儿多年,狠下淫手的爸爸,和一个因为女儿早恋发怒,决定亲身上阵教导她性爱的爸爸,怎么想都是后者更有趣些。
    秦北锋径自编排好人设,快速代入,手指狠辣肆虐着湿透了的小屄,字字严厉,“爸爸没教过你是不是,不准和男孩子交往过密。”
    他早已掌握了女孩高潮的点,见她又要潮吹生生停下动作,粗喘之下,胸肌背肌剧烈起伏,如同一头被夺走食物,愤怒的雄虎。
    小屄被抠得又疼又麻,鹿茸只差一点点就能疏解,泪眼汪汪往大手上坐,口中呜咽嘤嘤,乞求可以得到丁点的怜惜,不要继续折磨她了。
    秦北锋却不让女孩如意,大手无情撤出,粗暴掐上了纤弱脖颈,黑瞳中情欲汹涌,血丝赤红,“说话,小贱屄。”
    男人此刻模样陌生且骇人,鹿茸意外得没有产生退意,反而愈发想要迎合上去,和他一同陷入乱伦的禁忌深渊。
    “爸爸……宝宝错了,宝宝不该早恋。”女孩颤抖着,嗓音委屈,小手笨拙包覆上大手捧着,她知道男人没怎么用力气,瞧着凶而已,不会真正伤到自己。
    果不其然,小手一摸上来,秦北锋立刻和她十指相扣,只是嘴上依旧粗言粗语,没一句能入耳的,“知道错有什么用,老子养你这么大,你给别的男人送屄。”
    字里行间怨念颇大,鹿茸听懂了意思,大变态是要她主动点哄哄他。
    “那宝宝……宝宝给爸爸肏,爸爸肏宝宝的小屄消消气。”女孩说着,脑海里羞赧得乱作一团。
    自己距离变态当真还有一大段距离,她完全不理解男人是怎么理直气壮说出这些台词的。
    从一开始调戏句话都要结巴跑路,到现在欲拒还迎求肏,秦北锋欣赏着亲自调教出来的杰作,唇角勾出得逞笑容,“趴过去跪着,掰开屄,让爸爸骑会。”
    他指了指前座间的缝隙,女孩身形矮小,刚好可以挤进去。
    听着男人的描述,鹿茸光是想想便受不住,一时又要哭了。
    “快去。”秦北锋哑着嗓音催她,“不去,爸爸生气了。”
    最怕男人生气,鹿茸实在没法子,软着腰身从他怀里下来后忸怩着趴上了扶手箱。
    小肚子贴着凉硬的皮革,女孩一阵颤抖,慢慢翘起屁股,手指哆嗦着摸上阴唇掰开,将溢满黏稠淫水的嫣红馒头屄送给父亲,“爸爸可以骑了。”
    水嫩屄口被揭开,露出内里嫣红媚肉,搅合成沫子的淫水微微泛白,小气泡清晰可见,秦北锋再也忍不住伏了上去,以狗交的姿势从后头用鸡巴贯穿了女孩的屄。
    “啊……”身体受巨物嵌入,鹿茸瞬间卸去力气,小手捏不住湿滑的阴唇。
    她依着本能胡乱挣扎,试图攀附什么稳住身体,阻止前倾,不想秦北锋先一步捉住两条细腕反绞,仿佛骑马时拉拽缰绳。
    “放心,爸爸骑术很好,不会让小骚屄乱跑的。”说着,证明般开始了抽送。
    越野车底盘稳,耐晃,自外看,黑色车体纹丝不动,不知车内两具躯体交迭律动,水声四溅。
    健壮有力的大腿不断拍击女孩臀肉,精悍腰身更是如弓在弦,势头猛劲,秦北锋爱极了后入的体位,视野自高临下,拥有绝对的掌控感。
    可作为被掌控的一方,鹿茸就没那么舒服了,又或者是舒服到了巅峰,变得麻木,小屄反反复复达到高潮,屄水随着鸡巴抽插间隙喷涌,她哭声渐弱,喘气声甚至没私处噗嗤水声大些。
    “真不经肏。”秦北锋发觉她的异样,加上不想太早射出来,沉下了呼吸放慢肏弄频率,同时也是给神智迷糊的女孩休息时间,大鸡巴一改刚刚粗犷的进攻,仔细研磨起屄腔,“这么不经肏的小骚屄,哪来的胆子勾引男同学?”
    温柔比粗暴更加难熬,缠绵悱恻,尤其是粗硬耻毛搔挠上红肿阴唇,鹿茸重新寻到了快意,颤着肩膀埋起小脸,气若游丝反驳起“父亲”的责备,“宝宝没有勾引,是他,是他骗了我,他一直欺负宝宝……”
    秦北锋短暂滞楞,待反应过来,明白了女孩的话里话。
    合着是要跟他算旧账了。
    男人克制笑意,大手松开箍出红印的手腕,轻抹几下,又顺着小臂揉捏向上,直至兜住压扁了的奶子,哑声道,“告诉爸爸,他是怎么骗奸宝宝小屄的,爸爸去教训他。” ↑返回顶部↑
    一个觊觎乖巧女儿多年,狠下淫手的爸爸,和一个因为女儿早恋发怒,决定亲身上阵教导她性爱的爸爸,怎么想都是后者更有趣些。
    秦北锋径自编排好人设,快速代入,手指狠辣肆虐着湿透了的小屄,字字严厉,“爸爸没教过你是不是,不准和男孩子交往过密。”
    他早已掌握了女孩高潮的点,见她又要潮吹生生停下动作,粗喘之下,胸肌背肌剧烈起伏,如同一头被夺走食物,愤怒的雄虎。
    小屄被抠得又疼又麻,鹿茸只差一点点就能疏解,泪眼汪汪往大手上坐,口中呜咽嘤嘤,乞求可以得到丁点的怜惜,不要继续折磨她了。
    秦北锋却不让女孩如意,大手无情撤出,粗暴掐上了纤弱脖颈,黑瞳中情欲汹涌,血丝赤红,“说话,小贱屄。”
    男人此刻模样陌生且骇人,鹿茸意外得没有产生退意,反而愈发想要迎合上去,和他一同陷入乱伦的禁忌深渊。
    “爸爸……宝宝错了,宝宝不该早恋。”女孩颤抖着,嗓音委屈,小手笨拙包覆上大手捧着,她知道男人没怎么用力气,瞧着凶而已,不会真正伤到自己。
    果不其然,小手一摸上来,秦北锋立刻和她十指相扣,只是嘴上依旧粗言粗语,没一句能入耳的,“知道错有什么用,老子养你这么大,你给别的男人送屄。”
    字里行间怨念颇大,鹿茸听懂了意思,大变态是要她主动点哄哄他。
    “那宝宝……宝宝给爸爸肏,爸爸肏宝宝的小屄消消气。”女孩说着,脑海里羞赧得乱作一团。
    自己距离变态当真还有一大段距离,她完全不理解男人是怎么理直气壮说出这些台词的。
    从一开始调戏句话都要结巴跑路,到现在欲拒还迎求肏,秦北锋欣赏着亲自调教出来的杰作,唇角勾出得逞笑容,“趴过去跪着,掰开屄,让爸爸骑会。”
    他指了指前座间的缝隙,女孩身形矮小,刚好可以挤进去。
    听着男人的描述,鹿茸光是想想便受不住,一时又要哭了。
    “快去。”秦北锋哑着嗓音催她,“不去,爸爸生气了。”
    最怕男人生气,鹿茸实在没法子,软着腰身从他怀里下来后忸怩着趴上了扶手箱。
    小肚子贴着凉硬的皮革,女孩一阵颤抖,慢慢翘起屁股,手指哆嗦着摸上阴唇掰开,将溢满黏稠淫水的嫣红馒头屄送给父亲,“爸爸可以骑了。”
    水嫩屄口被揭开,露出内里嫣红媚肉,搅合成沫子的淫水微微泛白,小气泡清晰可见,秦北锋再也忍不住伏了上去,以狗交的姿势从后头用鸡巴贯穿了女孩的屄。
    “啊……”身体受巨物嵌入,鹿茸瞬间卸去力气,小手捏不住湿滑的阴唇。
    她依着本能胡乱挣扎,试图攀附什么稳住身体,阻止前倾,不想秦北锋先一步捉住两条细腕反绞,仿佛骑马时拉拽缰绳。
    “放心,爸爸骑术很好,不会让小骚屄乱跑的。”说着,证明般开始了抽送。
    越野车底盘稳,耐晃,自外看,黑色车体纹丝不动,不知车内两具躯体交迭律动,水声四溅。
    健壮有力的大腿不断拍击女孩臀肉,精悍腰身更是如弓在弦,势头猛劲,秦北锋爱极了后入的体位,视野自高临下,拥有绝对的掌控感。
    可作为被掌控的一方,鹿茸就没那么舒服了,又或者是舒服到了巅峰,变得麻木,小屄反反复复达到高潮,屄水随着鸡巴抽插间隙喷涌,她哭声渐弱,喘气声甚至没私处噗嗤水声大些。
    “真不经肏。”秦北锋发觉她的异样,加上不想太早射出来,沉下了呼吸放慢肏弄频率,同时也是给神智迷糊的女孩休息时间,大鸡巴一改刚刚粗犷的进攻,仔细研磨起屄腔,“这么不经肏的小骚屄,哪来的胆子勾引男同学?”
    温柔比粗暴更加难熬,缠绵悱恻,尤其是粗硬耻毛搔挠上红肿阴唇,鹿茸重新寻到了快意,颤着肩膀埋起小脸,气若游丝反驳起“父亲”的责备,“宝宝没有勾引,是他,是他骗了我,他一直欺负宝宝……”
    秦北锋短暂滞楞,待反应过来,明白了女孩的话里话。
    合着是要跟他算旧账了。
    男人克制笑意,大手松开箍出红印的手腕,轻抹几下,又顺着小臂揉捏向上,直至兜住压扁了的奶子,哑声道,“告诉爸爸,他是怎么骗奸宝宝小屄的,爸爸去教训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