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h】屄里塞满小毛球,被男人抱着走在小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越野车回赶时,天渐渐暗了,道路两旁的暖黄路灯下不少散步行人,结伴成群。
    拐进小区,秦北锋放慢车速停在保安室前。
    啃瓜解暑的保安见着,赶忙拍拍身上掉落的西瓜籽起身打招呼。
    “明儿空了帮我开去店里洗个车。”秦北锋下车抛给他车钥匙,又递过几张大钞,“多的宵夜。”
    “好嘞哥。”保安也不客气,痛快应承下来,他看着对方绕到了副驾,抱下来个被薄毯兜住脑袋裹严实了的人,举手投足间是不符粗狂外表的仔细小心,脸上笑容顿时猥琐,搓了搓手控制不住八卦道,“是小嫂子不?”
    “嗯。”手臂托抱的软臀一颤,秦北锋掌心轻拍女孩后背随口应着,又暗暗叮嘱,“别出去胡说,车洗完了,给你开段时间。”
    我有什么好胡说的,保安不解揉揉鼻子,目送抱着女孩的男人离开后兴致勃勃要去过过车瘾,不想刚一开车门,浓烈腥膻气味扑面。
    秦哥您这玩的也太大了吧,连女朋友小手都没牵过的保安沉默望向远去的背影,肃然起敬。
    —
    秦北锋在小区里一直是个显眼的存在,更别提他此刻明目张胆托抱着个女孩招摇过市,不少人被吸引了注意,男女老少皆有,窃窃私语。
    作为舆论中心的男人却毫无觉悟,对旁人目光一概表示无视,专注观察怀里人反应,他能感觉到托着女孩屁股的那部分手臂完全湿透了,黏腻骚气的汁水淋漓不止。
    “宝宝?”他低头抵开防晒衣自带的宽松帽檐,压低嗓音问着。
    迷迷糊糊听见男人的声音,鹿茸无意识仰起头,余光对上夜幕、圆月、路灯,最后才是黑沉沉的眼,耳旁适时有清风吹拂,送来细碎议论着的人声。
    “唔……”她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秋水似的眼眸无处安定,小手死死抓着男人衣领,是她唯一的倚靠。
    “放心。”秦北锋吻去人儿额上密布着的细密汗珠,“不会让别人看到宝宝。”
    玩玩自己绿自己的游戏是一回事,真给别人看见女孩的身体是另一回事,他心里有分寸。
    即便男人低沉的嗓音极具安抚力,鹿茸仍旧无法说服自己坦然接受现实——
    当街不穿内裤,裸露私处的现实,且不光如此,里面还塞着……
    在男人提出要往小屄里面塞毛球的时候,自己就该拒绝的,无论如何,都应该拒绝,而不是被他吻了一会,就云里雾里呻吟着张开了腿,露出闭合不拢的嫣红屄洞,黄白污浊荡漾淫靡。
    价值叁位数的毛球饰品,用料是高级兔毛,初初黏上阴唇仅有微微痒意,小刷子似的撩拨过,等到完全沾湿,则变成鹌鹑蛋大小的实心球,受男人手指推顶,重重凿了进去。
    九颗,女孩小屄里毛球的数量,秦北锋一颗不少全塞进去了。
    “宝宝小屄容量好大,真了不起,可以作为特长了。”
    记起男人轻佻的评价,鹿茸连眼角眉梢都染上羞臊,谁会要这种特长啊,她实在没力气去指责男人的变态行为,秦北锋每走一步,健壮手臂肌肉挤压小屁股,毛球们便会在屄腔里头打着滚排队摩擦内壁,加上恶意射入的热尿作祟,小肚子晃荡晃荡,水声肉耳可辨。
    这时,有人从他们身边走过,是一对情侣。
    “你看看人家。”女的艳羡瞄着秦北锋肌肉。
    “嘁,吃蛋白粉吃的。”男的语露轻蔑,目光偷偷往被抱起的女孩小腿上瞟,唯一露出的身体部分,在夜色中白得剔透晃眼。
    秦北锋不可能错过觊觎女孩的目光,他垂了垂眼睑,吻从女孩额头自然而然地游弋到了唇,含住吮吸的同时,脚下击飞一枚石子。
    下一秒,男的踉踉跄跄向前栽了几步,由着女朋友扶住,骂骂咧咧走远。
    鹿茸满眼满口都是男人的俊脸和气息,不知外面发生什么,只以为路人还在,生怕暴露,她轻轻摇了摇脑袋,催促着快些回家。
    没能吃够滑嫩的舌尖,秦北锋有些不快,万幸公寓楼几步之遥了,他等得及。
    等电梯,出电梯,直到男人开门落锁,鹿茸紧张的心终于放下,肚子恰好也撑不住了,颠荡一路,随时会泄出。
    “大猫……厕所。”她暗示着。
    “什么厕所?”秦北锋喉结滑动装不明白,不着痕迹调整大掌位置,两根修长手指轻车熟路挤进腿缝贴上屄口最外的毛球。
    半颗在屄里,半颗被阴唇包住。
    “宝宝的小贱屄被毛球肏爽了,爸爸连亲一下都不行?”
    “不,不是……是刚刚在外面。”鹿茸后背抵上门板,无路可逃,猜到了他要做什么,慌忙解释,“啊!”
    解释无效,粗糙关节已然顶着毛球摁压起来。 ↑返回顶部↑
    越野车回赶时,天渐渐暗了,道路两旁的暖黄路灯下不少散步行人,结伴成群。
    拐进小区,秦北锋放慢车速停在保安室前。
    啃瓜解暑的保安见着,赶忙拍拍身上掉落的西瓜籽起身打招呼。
    “明儿空了帮我开去店里洗个车。”秦北锋下车抛给他车钥匙,又递过几张大钞,“多的宵夜。”
    “好嘞哥。”保安也不客气,痛快应承下来,他看着对方绕到了副驾,抱下来个被薄毯兜住脑袋裹严实了的人,举手投足间是不符粗狂外表的仔细小心,脸上笑容顿时猥琐,搓了搓手控制不住八卦道,“是小嫂子不?”
    “嗯。”手臂托抱的软臀一颤,秦北锋掌心轻拍女孩后背随口应着,又暗暗叮嘱,“别出去胡说,车洗完了,给你开段时间。”
    我有什么好胡说的,保安不解揉揉鼻子,目送抱着女孩的男人离开后兴致勃勃要去过过车瘾,不想刚一开车门,浓烈腥膻气味扑面。
    秦哥您这玩的也太大了吧,连女朋友小手都没牵过的保安沉默望向远去的背影,肃然起敬。
    —
    秦北锋在小区里一直是个显眼的存在,更别提他此刻明目张胆托抱着个女孩招摇过市,不少人被吸引了注意,男女老少皆有,窃窃私语。
    作为舆论中心的男人却毫无觉悟,对旁人目光一概表示无视,专注观察怀里人反应,他能感觉到托着女孩屁股的那部分手臂完全湿透了,黏腻骚气的汁水淋漓不止。
    “宝宝?”他低头抵开防晒衣自带的宽松帽檐,压低嗓音问着。
    迷迷糊糊听见男人的声音,鹿茸无意识仰起头,余光对上夜幕、圆月、路灯,最后才是黑沉沉的眼,耳旁适时有清风吹拂,送来细碎议论着的人声。
    “唔……”她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秋水似的眼眸无处安定,小手死死抓着男人衣领,是她唯一的倚靠。
    “放心。”秦北锋吻去人儿额上密布着的细密汗珠,“不会让别人看到宝宝。”
    玩玩自己绿自己的游戏是一回事,真给别人看见女孩的身体是另一回事,他心里有分寸。
    即便男人低沉的嗓音极具安抚力,鹿茸仍旧无法说服自己坦然接受现实——
    当街不穿内裤,裸露私处的现实,且不光如此,里面还塞着……
    在男人提出要往小屄里面塞毛球的时候,自己就该拒绝的,无论如何,都应该拒绝,而不是被他吻了一会,就云里雾里呻吟着张开了腿,露出闭合不拢的嫣红屄洞,黄白污浊荡漾淫靡。
    价值叁位数的毛球饰品,用料是高级兔毛,初初黏上阴唇仅有微微痒意,小刷子似的撩拨过,等到完全沾湿,则变成鹌鹑蛋大小的实心球,受男人手指推顶,重重凿了进去。
    九颗,女孩小屄里毛球的数量,秦北锋一颗不少全塞进去了。
    “宝宝小屄容量好大,真了不起,可以作为特长了。”
    记起男人轻佻的评价,鹿茸连眼角眉梢都染上羞臊,谁会要这种特长啊,她实在没力气去指责男人的变态行为,秦北锋每走一步,健壮手臂肌肉挤压小屁股,毛球们便会在屄腔里头打着滚排队摩擦内壁,加上恶意射入的热尿作祟,小肚子晃荡晃荡,水声肉耳可辨。
    这时,有人从他们身边走过,是一对情侣。
    “你看看人家。”女的艳羡瞄着秦北锋肌肉。
    “嘁,吃蛋白粉吃的。”男的语露轻蔑,目光偷偷往被抱起的女孩小腿上瞟,唯一露出的身体部分,在夜色中白得剔透晃眼。
    秦北锋不可能错过觊觎女孩的目光,他垂了垂眼睑,吻从女孩额头自然而然地游弋到了唇,含住吮吸的同时,脚下击飞一枚石子。
    下一秒,男的踉踉跄跄向前栽了几步,由着女朋友扶住,骂骂咧咧走远。
    鹿茸满眼满口都是男人的俊脸和气息,不知外面发生什么,只以为路人还在,生怕暴露,她轻轻摇了摇脑袋,催促着快些回家。
    没能吃够滑嫩的舌尖,秦北锋有些不快,万幸公寓楼几步之遥了,他等得及。
    等电梯,出电梯,直到男人开门落锁,鹿茸紧张的心终于放下,肚子恰好也撑不住了,颠荡一路,随时会泄出。
    “大猫……厕所。”她暗示着。
    “什么厕所?”秦北锋喉结滑动装不明白,不着痕迹调整大掌位置,两根修长手指轻车熟路挤进腿缝贴上屄口最外的毛球。
    半颗在屄里,半颗被阴唇包住。
    “宝宝的小贱屄被毛球肏爽了,爸爸连亲一下都不行?”
    “不,不是……是刚刚在外面。”鹿茸后背抵上门板,无路可逃,猜到了他要做什么,慌忙解释,“啊!”
    解释无效,粗糙关节已然顶着毛球摁压起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