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挨一顿打就抵消犯过的错,天底下哪有这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神经病。”
    那胖子在街区里横惯了,倏地遇到个管闲事的,叫嚣骂着。
    听见骂声,秦北锋笑着挑了挑眉,似乎在赞许他说对了。
    男人唇角笑容落进醉意熏熏的眼里简直就是挑衅,胖子连串爆粗口,又摇着发晃的身子挣了挣,“你他妈的松手。”
    然而肩上紧扣的五指纹丝不动。
    胖子眼睛爆出红血丝,拧着身体愤怒出手。
    秦北锋气定神闲躲开一次又一次杂乱无章的攻击,他高壮,胖子矮胖,如此场景,和戏弄着跳脚老鼠的猫科动物没甚区别。
    “卧槽,厉害啊。”赵晶晶头一回近距离看人打架,痛快大于其他,一时忘记了偏见,手机闪光灯不断。
    围观众人哄笑,发出喝彩,唯独鹿茸吓得大气不敢出,害怕男人受伤,手悄悄攥拳。
    玩了会,秦北锋感到兜帽里有小动静,垂眸睨着胖子,笑意淡下,“到我的回合了?”
    话音落,一记重脚踹上胖子腹部,将他惯出米余远,砸倒了好几张桌椅,食物残余、啤酒沾满全身。
    胖子没能爬起来,躺在地上抽搐,呕吐不止时,秦北锋走近,直接拎着他小腿往人群外拖行。
    刚刚好拖到路边,警笛声由远及近,抵达面前。
    “秦哥?”警察一下车,短暂意外了下,反应过来后大声道,“谁报的警,怎么回事!”
    鹿茸几人匆匆过来,说明情况。
    被骚扰的邻居是名高中老师,今天给学生补课,回家晚了,便想着随便买点水果和烧烤当晚饭,排队时不小心撞到胖子,道了歉,但对方不依不饶,甚至动手动脚。
    胖子被警察扶起,抹干净嘴边呕吐物,矢口否认做过的事情,“是我被打了,被打成这样,赔钱!”
    “傻逼。”把露露从兜帽里提溜出来,捂住耳朵,秦北锋说出憋着的脏话。
    “你听,听到了吧,他骂人,不仅打人,还骂人!”胖子一副抓到把柄的样子,指着男人向警察申诉,“简直无法无天,抓他!”
    肥腻的手指指戳,甩出秽物,差点沾上小白猫的尾巴,秦北锋眉骨微微跳动,开始想掰断几根好。
    然而不等他动手,鹿茸先一步张开双臂将他护在身后,“是你先动的手,我们打人是正当防卫!”
    “对,是你先动的手,我们拍照了的,有证据!”被另一位女警带远分开询问情况的赵晶晶听到这头动静,义愤填膺举高手机。
    尚未离开的围观人群应声附和。
    “大兄弟是见义勇为!”
    “兄弟干得好!”
    人声嘈杂纷乱,陌生的褒义词汇冲击鼓膜,秦北锋鲜少不觉聒噪,他低头看了眼不及自己胸口位置的小脑袋,看她强作出镇静和人争辩,细软语气下的坚定令男人心口变得温热。
    “臭婊子多嘴!”胖子气不打一处来,要不是后来的娘们和男人,他哪会这样,心中郁气难抒,顾不上警察在,冲女孩挥拳。
    鹿茸吓得闭眼,踉跄后退,背脊紧贴上熟悉的胸膛,睁开眼时,一只大手稳稳罩住了挥来的拳头。
    “还以为胆子变大了。”秦北锋低沉笑声飘下,又让小白猫去蹭女孩脸颊,“是吧,露露。”
    “我……”都什么时候了,这人还有心思开玩笑,鹿茸又怕又急,眼眶里泪水打转。
    男人轻轻“嗯”了声,面上温柔,手上却狠厉加重力道,捏得胖子手骨刺痛,杀猪似的哀嚎大叫。
    饶是警察知道男人下手有分寸,听着那嚎叫也忍不住心颤,一把分开二人,说都去派出所录口供。
    到真的进了派出所,胖子顿然酒醒,小眼茫然看着四周深灰色墙壁,一改先前嚣张态度,问能不能私了,又说自己被打了,当抵消,可以不要医药费。
    秦北锋冷笑,按流程交钱,能不能私了,除了受害者,谁说都不算。
    挨一顿打就抵消犯过的错,天底下哪有这么舒服的事情。
    从审问室出来,长廊里,叁女一猫正排排坐等着跟他道谢。
    秦北锋太阳穴一跳,最烦应付这种场面,然而鹿茸和小白猫在,他不能当没看见,差点就转脚回去问,位置多吗,把我也关几天。 ↑返回顶部↑
    “神经病。”
    那胖子在街区里横惯了,倏地遇到个管闲事的,叫嚣骂着。
    听见骂声,秦北锋笑着挑了挑眉,似乎在赞许他说对了。
    男人唇角笑容落进醉意熏熏的眼里简直就是挑衅,胖子连串爆粗口,又摇着发晃的身子挣了挣,“你他妈的松手。”
    然而肩上紧扣的五指纹丝不动。
    胖子眼睛爆出红血丝,拧着身体愤怒出手。
    秦北锋气定神闲躲开一次又一次杂乱无章的攻击,他高壮,胖子矮胖,如此场景,和戏弄着跳脚老鼠的猫科动物没甚区别。
    “卧槽,厉害啊。”赵晶晶头一回近距离看人打架,痛快大于其他,一时忘记了偏见,手机闪光灯不断。
    围观众人哄笑,发出喝彩,唯独鹿茸吓得大气不敢出,害怕男人受伤,手悄悄攥拳。
    玩了会,秦北锋感到兜帽里有小动静,垂眸睨着胖子,笑意淡下,“到我的回合了?”
    话音落,一记重脚踹上胖子腹部,将他惯出米余远,砸倒了好几张桌椅,食物残余、啤酒沾满全身。
    胖子没能爬起来,躺在地上抽搐,呕吐不止时,秦北锋走近,直接拎着他小腿往人群外拖行。
    刚刚好拖到路边,警笛声由远及近,抵达面前。
    “秦哥?”警察一下车,短暂意外了下,反应过来后大声道,“谁报的警,怎么回事!”
    鹿茸几人匆匆过来,说明情况。
    被骚扰的邻居是名高中老师,今天给学生补课,回家晚了,便想着随便买点水果和烧烤当晚饭,排队时不小心撞到胖子,道了歉,但对方不依不饶,甚至动手动脚。
    胖子被警察扶起,抹干净嘴边呕吐物,矢口否认做过的事情,“是我被打了,被打成这样,赔钱!”
    “傻逼。”把露露从兜帽里提溜出来,捂住耳朵,秦北锋说出憋着的脏话。
    “你听,听到了吧,他骂人,不仅打人,还骂人!”胖子一副抓到把柄的样子,指着男人向警察申诉,“简直无法无天,抓他!”
    肥腻的手指指戳,甩出秽物,差点沾上小白猫的尾巴,秦北锋眉骨微微跳动,开始想掰断几根好。
    然而不等他动手,鹿茸先一步张开双臂将他护在身后,“是你先动的手,我们打人是正当防卫!”
    “对,是你先动的手,我们拍照了的,有证据!”被另一位女警带远分开询问情况的赵晶晶听到这头动静,义愤填膺举高手机。
    尚未离开的围观人群应声附和。
    “大兄弟是见义勇为!”
    “兄弟干得好!”
    人声嘈杂纷乱,陌生的褒义词汇冲击鼓膜,秦北锋鲜少不觉聒噪,他低头看了眼不及自己胸口位置的小脑袋,看她强作出镇静和人争辩,细软语气下的坚定令男人心口变得温热。
    “臭婊子多嘴!”胖子气不打一处来,要不是后来的娘们和男人,他哪会这样,心中郁气难抒,顾不上警察在,冲女孩挥拳。
    鹿茸吓得闭眼,踉跄后退,背脊紧贴上熟悉的胸膛,睁开眼时,一只大手稳稳罩住了挥来的拳头。
    “还以为胆子变大了。”秦北锋低沉笑声飘下,又让小白猫去蹭女孩脸颊,“是吧,露露。”
    “我……”都什么时候了,这人还有心思开玩笑,鹿茸又怕又急,眼眶里泪水打转。
    男人轻轻“嗯”了声,面上温柔,手上却狠厉加重力道,捏得胖子手骨刺痛,杀猪似的哀嚎大叫。
    饶是警察知道男人下手有分寸,听着那嚎叫也忍不住心颤,一把分开二人,说都去派出所录口供。
    到真的进了派出所,胖子顿然酒醒,小眼茫然看着四周深灰色墙壁,一改先前嚣张态度,问能不能私了,又说自己被打了,当抵消,可以不要医药费。
    秦北锋冷笑,按流程交钱,能不能私了,除了受害者,谁说都不算。
    挨一顿打就抵消犯过的错,天底下哪有这么舒服的事情。
    从审问室出来,长廊里,叁女一猫正排排坐等着跟他道谢。
    秦北锋太阳穴一跳,最烦应付这种场面,然而鹿茸和小白猫在,他不能当没看见,差点就转脚回去问,位置多吗,把我也关几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