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二(6)力大无穷暴躁妹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陈哲哲说,“肖睿会跟进整个野化放养过程。他会全程跟去冰岛,以及到达冰岛后,后续的放养进程。他和大白的关系很深,不能轻易隔断。而海豹和海豚们,检查完,以及做完野化的训练,会在放归糯米糍母子的海豹保护区内放归。”
    盛夏说,“大小白是一对兄弟啊。如果能一同放归,有利于它们的交流和生活。白鲸是害怕孤单的动物,它们智商太高了,孤单会使它们抑郁。而且,从你讲的来看,我觉得追溯它们的源头也很重要。毕竟很少有才一岁,还不能离开妈妈就被卖至海洋馆的白鲸。这恐怕不是合法捕获的白鲸。如果不是有你照顾,我想大白可能早就死了。我一直以为它的抑郁是最近这几年才生成的,原来不是。它从一岁被捕起,就得了抑郁。它能支撑到现在很不容易。我想,我们最好能找到另一头白鲸小白,这样放归,大白的情况才会真正好转。我曾对它做过检查,大白已经九岁了。它被人类囚禁了八年。真是可怜。它长时间离开大海,对它的野化和放归,只怕不容易。如果不成功,我们还要想好退路,它应该何去何从。但无论如何,绝不能再落入海洋公园里。”
    为不影响盛夏工作,明雪向陈哲哲了解情况,他问:“我们不是订购了日本的定置网罩么?我向专业人士了解过,这种网罩有伸缩性,可在海水里无限变形,对鲸豚的伤害是最小的,能防止它们发生原地打转的呆板行为,但为什么还不用呢?”
    陈哲哲解释道:“我们还要对这批鲸豚海豹进行集中管理,尤其是针对将要在冰岛放归的大白。大白的任务并不轻松,为了能适应冰岛寒冷的海域,我们要先给它进行单独处理。你看到那个隔出来的小池子吗?那里放了许多营养剂以及调理肠胃的药物,还有治疗皮肤病的药物。我们需要每天给它做药浴,直至到它身体和肌肤得到全面恢复。我们将这个药浴池称之为护理池。等它适应好了,就可以放进近海海域呢,用定制网罩来给它模拟和适应自然海域。”
    “小叔叔,还有许多功夫要做的,没那么简单。它还要在这个特殊护理池内待四十天呢,这段时间里,它将要接受适应性训练,适应更冷的水温、较长时间的水下呼吸等训练内容。对了,我们还要给大白增肥,增加脂肪层来抵抗冰岛的严寒环境。还要给它做肌肉和体能训练,加强它的体质。这点特别重要,等它适应了基础体能训练后,就要做更强力度的体能训练,以适应野外环境中的潮汐和水流的涌动以及变化。”盛夏也给他做起科普来。
    肖睿听得非常认真,因为整个过程,其实他都要参与的。他再次感叹,“如果能找回小白就好了。”
    大白不甘心被大家忽略,它忽然对着盛夏喷水。
    水兜头兜脸喷了她一身,盛夏那个狼狈啊……
    她无奈地摸了摸大白的头道:“坏大白,大坏蛋!”
    她是大病初愈,不禁得寒风中泼冷水的。明雪赶忙脱下大衣将她包裹得严严实实,将自己的围巾摘了兜她头上。
    刚好遇上办公室写调研报告写累了出来溜圈的所长陈教授。老陈难得幽上一默:“呦,夏夏这野丫头怎么变讲究了?!”
    明雪替她答了,“她在日本时伤了伤也感染了风寒,所以现在得养着。”
    陈哲哲说,“快带她回宿舍换衣服吧。”
    说起来,她和陈哲哲是一个员工宿舍的。简易的两室一厅,加上厨房,统共也就70平米。盛夏考虑到可以住明雪那,并不想占用资源,所以让所里另一位女员工暂住了。但盛夏的衣物和书都还保留在那里,有时候她也会在那里小休,反正大家关系也挺和谐,两个人挤一张床也可以。但她基本上不会在那里住。
    明雪是知道她宿舍的,也就熟门熟路地牵着她手,带她过去。
    陈哲哲摸了摸鼻子,道:“咦,夏夏她家叔叔,最近好像对她有点不同了。”
    陈所长叹了声气,“看来只怕离吃喜酒不远了。哎,虽然他年纪是大了点……”
    陈哲哲听了一脸莫名。
    她又回到大白上来,问了肖睿许多问题,也想能追溯到大白的源头。
    没多久,盛夏和明雪就过来了。
    盛夏还抱了一堆资料书,明雪此刻也帮她拿了不少。
    陈所长笑道:“这么用功?!”
    盛夏将要去参加《全球性的海洋信息与科研,暨全球海洋可持续发展大会》的事和他说了,她得马上开始准备演讲稿;以及另外还有《联合国关于海洋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全球环境基金小额赠款计划中国项目(GEF  SGP  China)》她也想要赢得其中的一些项目,所以,还得同时准备项目建议书。她的其中一份建议书是保育珊瑚。
    陈所长听了很赞成,“我们所小夏太了不起了嘛!就连林生你都能说打动他!别看他笑眯眯的,好像很好说话,其实他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人,非常有原则!”
    盛夏脸有点红,低下头去,“还得多谢陈所给我机会去历练。像日本这样的大项目,也推荐我参与!”
    “那是你有实力,而且你适合干这个。而我们哲哲,更适合、也更能静下心来待在实验室,与在校园里教书。我们所里有你们这些大宝贝,简直是所里的福气啊!还有陈丁丁他们几个毛头小子,虽然还嫩了点,但有一股热情和冲劲!真是太好了!”陈所长笑眯眯道。
    明雪莞尔,唇边露出一对深酒窝。陈所长是一个很好的领导,很能发挥每个员工的长处,给他们机会,同时,不会赞一个踩一个,要赞就一起赞。这样做好,这样做,才不至于给盛夏树敌。能在人际关系这么简单质朴的机关工作,是盛夏的福气。
    明雪将她的一大堆书分批次送到车上去。而盛夏因为是刚回来,许多情况很得跟进,于是询问肖睿关于大白待在特殊护理池的时间。
    肖睿有点为难,摇了好几头,“它不太乐意。除非是我也待进去,不然它老跃出来逃跑。”
    “它还是害怕孤独。老实讲,这个护理池的水质是特殊的,对它的身心都有好处,它待在里面,只会感觉到身上皮肤和内脏脏器都舒服,不会出现逃跑状况。我看,它还是怕寂寞,想要回到海豚群里。”盛夏眉头蹙得紧。
    这可是麻烦事,还是交给年轻人们去操心吧,陈所长一转身就开溜了。
    陈哲哲说,“听说最近会有一批专家过来。这是冰岛那边的白鲸保护区的基金会派人过来跟进的。或许可以和他们商量一下。”
    “哎,如果能找到小白就好了。”盛夏叹气。
    站在一边听了许久的女人,笑眯眯地走了过来,说,“小白找到了。盛夏,你要怎么感谢我?!”
    盛夏一回头,就看见是苏听。
    她高兴得跳了起来,一把飞扑给过,把苏听搂了个满怀。
    苏听呀的一声叫,她居然脚腾空了???
    明雪也看过去,只好无奈地按压了一下眉心。
    这个野丫头,居然把人给整个抱离地了。
    还真的是力大无穷的暴躁妹! ↑返回顶部↑
    陈哲哲说,“肖睿会跟进整个野化放养过程。他会全程跟去冰岛,以及到达冰岛后,后续的放养进程。他和大白的关系很深,不能轻易隔断。而海豹和海豚们,检查完,以及做完野化的训练,会在放归糯米糍母子的海豹保护区内放归。”
    盛夏说,“大小白是一对兄弟啊。如果能一同放归,有利于它们的交流和生活。白鲸是害怕孤单的动物,它们智商太高了,孤单会使它们抑郁。而且,从你讲的来看,我觉得追溯它们的源头也很重要。毕竟很少有才一岁,还不能离开妈妈就被卖至海洋馆的白鲸。这恐怕不是合法捕获的白鲸。如果不是有你照顾,我想大白可能早就死了。我一直以为它的抑郁是最近这几年才生成的,原来不是。它从一岁被捕起,就得了抑郁。它能支撑到现在很不容易。我想,我们最好能找到另一头白鲸小白,这样放归,大白的情况才会真正好转。我曾对它做过检查,大白已经九岁了。它被人类囚禁了八年。真是可怜。它长时间离开大海,对它的野化和放归,只怕不容易。如果不成功,我们还要想好退路,它应该何去何从。但无论如何,绝不能再落入海洋公园里。”
    为不影响盛夏工作,明雪向陈哲哲了解情况,他问:“我们不是订购了日本的定置网罩么?我向专业人士了解过,这种网罩有伸缩性,可在海水里无限变形,对鲸豚的伤害是最小的,能防止它们发生原地打转的呆板行为,但为什么还不用呢?”
    陈哲哲解释道:“我们还要对这批鲸豚海豹进行集中管理,尤其是针对将要在冰岛放归的大白。大白的任务并不轻松,为了能适应冰岛寒冷的海域,我们要先给它进行单独处理。你看到那个隔出来的小池子吗?那里放了许多营养剂以及调理肠胃的药物,还有治疗皮肤病的药物。我们需要每天给它做药浴,直至到它身体和肌肤得到全面恢复。我们将这个药浴池称之为护理池。等它适应好了,就可以放进近海海域呢,用定制网罩来给它模拟和适应自然海域。”
    “小叔叔,还有许多功夫要做的,没那么简单。它还要在这个特殊护理池内待四十天呢,这段时间里,它将要接受适应性训练,适应更冷的水温、较长时间的水下呼吸等训练内容。对了,我们还要给大白增肥,增加脂肪层来抵抗冰岛的严寒环境。还要给它做肌肉和体能训练,加强它的体质。这点特别重要,等它适应了基础体能训练后,就要做更强力度的体能训练,以适应野外环境中的潮汐和水流的涌动以及变化。”盛夏也给他做起科普来。
    肖睿听得非常认真,因为整个过程,其实他都要参与的。他再次感叹,“如果能找回小白就好了。”
    大白不甘心被大家忽略,它忽然对着盛夏喷水。
    水兜头兜脸喷了她一身,盛夏那个狼狈啊……
    她无奈地摸了摸大白的头道:“坏大白,大坏蛋!”
    她是大病初愈,不禁得寒风中泼冷水的。明雪赶忙脱下大衣将她包裹得严严实实,将自己的围巾摘了兜她头上。
    刚好遇上办公室写调研报告写累了出来溜圈的所长陈教授。老陈难得幽上一默:“呦,夏夏这野丫头怎么变讲究了?!”
    明雪替她答了,“她在日本时伤了伤也感染了风寒,所以现在得养着。”
    陈哲哲说,“快带她回宿舍换衣服吧。”
    说起来,她和陈哲哲是一个员工宿舍的。简易的两室一厅,加上厨房,统共也就70平米。盛夏考虑到可以住明雪那,并不想占用资源,所以让所里另一位女员工暂住了。但盛夏的衣物和书都还保留在那里,有时候她也会在那里小休,反正大家关系也挺和谐,两个人挤一张床也可以。但她基本上不会在那里住。
    明雪是知道她宿舍的,也就熟门熟路地牵着她手,带她过去。
    陈哲哲摸了摸鼻子,道:“咦,夏夏她家叔叔,最近好像对她有点不同了。”
    陈所长叹了声气,“看来只怕离吃喜酒不远了。哎,虽然他年纪是大了点……”
    陈哲哲听了一脸莫名。
    她又回到大白上来,问了肖睿许多问题,也想能追溯到大白的源头。
    没多久,盛夏和明雪就过来了。
    盛夏还抱了一堆资料书,明雪此刻也帮她拿了不少。
    陈所长笑道:“这么用功?!”
    盛夏将要去参加《全球性的海洋信息与科研,暨全球海洋可持续发展大会》的事和他说了,她得马上开始准备演讲稿;以及另外还有《联合国关于海洋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全球环境基金小额赠款计划中国项目(GEF  SGP  China)》她也想要赢得其中的一些项目,所以,还得同时准备项目建议书。她的其中一份建议书是保育珊瑚。
    陈所长听了很赞成,“我们所小夏太了不起了嘛!就连林生你都能说打动他!别看他笑眯眯的,好像很好说话,其实他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人,非常有原则!”
    盛夏脸有点红,低下头去,“还得多谢陈所给我机会去历练。像日本这样的大项目,也推荐我参与!”
    “那是你有实力,而且你适合干这个。而我们哲哲,更适合、也更能静下心来待在实验室,与在校园里教书。我们所里有你们这些大宝贝,简直是所里的福气啊!还有陈丁丁他们几个毛头小子,虽然还嫩了点,但有一股热情和冲劲!真是太好了!”陈所长笑眯眯道。
    明雪莞尔,唇边露出一对深酒窝。陈所长是一个很好的领导,很能发挥每个员工的长处,给他们机会,同时,不会赞一个踩一个,要赞就一起赞。这样做好,这样做,才不至于给盛夏树敌。能在人际关系这么简单质朴的机关工作,是盛夏的福气。
    明雪将她的一大堆书分批次送到车上去。而盛夏因为是刚回来,许多情况很得跟进,于是询问肖睿关于大白待在特殊护理池的时间。
    肖睿有点为难,摇了好几头,“它不太乐意。除非是我也待进去,不然它老跃出来逃跑。”
    “它还是害怕孤独。老实讲,这个护理池的水质是特殊的,对它的身心都有好处,它待在里面,只会感觉到身上皮肤和内脏脏器都舒服,不会出现逃跑状况。我看,它还是怕寂寞,想要回到海豚群里。”盛夏眉头蹙得紧。
    这可是麻烦事,还是交给年轻人们去操心吧,陈所长一转身就开溜了。
    陈哲哲说,“听说最近会有一批专家过来。这是冰岛那边的白鲸保护区的基金会派人过来跟进的。或许可以和他们商量一下。”
    “哎,如果能找到小白就好了。”盛夏叹气。
    站在一边听了许久的女人,笑眯眯地走了过来,说,“小白找到了。盛夏,你要怎么感谢我?!”
    盛夏一回头,就看见是苏听。
    她高兴得跳了起来,一把飞扑给过,把苏听搂了个满怀。
    苏听呀的一声叫,她居然脚腾空了???
    明雪也看过去,只好无奈地按压了一下眉心。
    这个野丫头,居然把人给整个抱离地了。
    还真的是力大无穷的暴躁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