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缘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电梯里,罗生生的视线总会不经意瞟向同乘的张晚迪。
    “张姐姐,刚刚谢谢你。”
    “碰巧而已,一句话的事。”
    “您是宋氏的领导,还是……”
    即便一夜少眠,张晚迪气韵仍旧出众。
    她打扮贵气,身上穿着的大衣,用料是意大利Colombo的羊绒,纤薄无褶,又异常垂坠,随步态摇曳间,泄露价格的不菲。
    罗生生见惯世面,一眼就看出了眼前女人的不简单,但因对方未显热络,她也只能小心翼翼地问话,生怕无觉间冒犯到别人。
    “我是念樟的朋友,在附近出差就顺道来看看。”
    “那您怎么知道我的呀?”
    “念樟的女朋友姓罗,我们都晓得的。”
    医院的电梯向来慢速,四五层的高度,愣是坐出了别地几十层的长短。
    张晚迪说这句时,对照梯门的镜面拉了拉自己眼尾,顺道上下观察了身后的罗生生一番。
    见背后的女孩垂眼面露羞色,这女人鼻间不禁漏了个无声的哼笑,唇角单侧拉扯微弧,满含轻蔑的意味。
    “啊?他……他都和你们说了吗?”
    罗生生捂脸。
    “宋氏内部已经传开了,说他在广州的剧组养了个小东西。今天见到,果然和传闻里一样,粉雕玉琢的……想想年轻真是好啊,都不用打扮,单靠张小脸,就能把念樟那男人的眼球给抓得死牢,是我们这把年纪的人,想羡慕也羡慕不来的福气。”
    电梯此刻到站,伴随尾音,张晚迪在踏步出门时,又意味深长地回望向后方,其间眼带笑意,而眸光却异常凛冽。
    罗生生抬头时,以为是自己错觉,遂也没怎么在意对方表情里的那股子别扭。
    不过刚才这位姐姐,话里又是“小东西”,又是“靠脸”的,实在让人难以听得舒服。句意说不上有多不友好,但若有似无也能辨别地出,对方肯定是个很难亲近的人就对了。
    “张姐姐你别这么说,我还羡慕你呢,气质格外好,如果平时路上碰见你,我估计都舍不得挪开眼。”
    一听就知是句奉承话。
    张晚迪现下走她前方,闻言后,冷笑份外明显,根本不惧遮掩。
    “哟,小姑娘嘴还挺甜的嘛。”
    “我说的是实话哦,不是嘴甜。”
    罗生生一面亦步亦趋地碎步跟着,一面扯笑把马屁给拍到飞起。
    她看对方年龄在四十上下,就先入为主切换到了和长辈领导的交流模式当中,没怀疑她和程念樟能有什么不正当的关系。
    这几句话,罗生生说得市侩又圆滑,配上她诚挚的语气表情,却反而阿谀地刚好,有种恰到好处的自然与丝滑,会让听者倍感惬意,不禁飘然。
    张晚迪虽不像普通人那么容易上道,但也并不排斥赞美。
    “呵,你倒是和念樟还挺像。”
    和他像?
    嘴甜吗?
    开什么玩笑……
    罗生生听言正摸不着头脑,想开口问她时,不料差点就迎面撞上了正从水房出来的小谢。
    谢佳奇抬头第一眼,看见这两位女士同行,面上立马失去表情管理,一瞬僵成个口讷的木人。
    “你们……呃……罗生生,你怎么来了?”
    稍找回些神志后,小谢掏出手机,在设问的同时,翻看有没有遗漏掉她的哪条信息。
    这场景任谁看,都太尴尬。
    他怕万一是由于自己疏忽造成的事故,那别说工作不保,指不定下半辈子都逃不过会被Evan追杀的梦魇。
    “他好点了吗?”
    罗生生没管小谢问了什么,她熬了一路,终于见到个熟人,满心只关心程念樟是否安好。
    “咦?你也没和我说来了啊……”
    但可惜了,两人根本不在同频,各说各话的样子,像极了鸡同鸭讲。
    张晚迪挑眉,轻咳一声后,把手里提了一路的早餐纸袋递向小谢。
    “拿去热热,外面天冷,没多几时就凉了。”
    “好……”小谢呆呆接下,见人放下东西就作势要走,赶紧着急忙慌地将她俩喊住:“哦!对了,Evan好像还没醒,我先进去看看情况,没问题的话,你们再进吧。”
    “不用这么麻烦,你去忙我吩咐的事就好。”
    “这……”
    张晚迪雷厉,出口吓得小谢支吾了半天,只能认怂退下。
    罗生生很少见谢佳奇吃瘪,竟还莫名看得有些欢乐。
    也是够没心没肺的。
    程念樟住的病房,在整层的最东,常用来给部级以上领导疗养休憩,带有隔间,规格颇高。
    两人开门进去时,房内晨光正甚,迭加室暖,无论视觉还是体感,都与外头的寒冬造出了不小的区隔。
    病床上男人仍旧保持着仰面的睡姿,脸孔熔在一片灿灿的日色里,美好之中,却有些说不出的诡异。
    张晚迪没见过程念樟睡起的模样,所以没有知觉,但罗生生是晓得的,这男人早上醒来,几乎从不乖巧,睡相说实话……挺差的。
    “念樟看样子还在睡,我们要不先坐着等会儿。”张晚迪抬手看表,指针对在八点过半:“护士再过几分钟要来挂液的,到时扎针再叫醒他也不迟。”
    一入病房,这女人就似回家般,将大衣脱下,自然挂上墙架。
    罗生生刚才没注意,现下张晚迪脱了外袍,一股幽淡的晚香玉,便开始丝丝入鼻,带给她几许似曾相识的感觉。
    她很笃定自己闻过类似的气味,但具体什么时点,在哪儿闻的?因这个花香调,于成熟女性之间撞香普遍,她嗅觉记忆没那么厉害,细微处也辨不出个中的差别来,更别说对号入座。
    “张姐姐,你用的什么香水,怪好闻的。”
    “娇兰的一款沙龙,具体记不得了。”
    “哦哦……”
    随女人们相谈着走近,程念樟胸腔呼吸的频率逐渐加快,尤其在罗生生开口的一瞬,男人眼皮微动,睫毛轻颤,确认装睡无疑了。
    女孩软嫩的手指,趁张晚迪转身倒水的时机,试探着戳了戳他的手背。
    对方没有反应。
    罗生生深吸口气,改成捏他。
    肉都掐红了,这死男人还是选择继续躺尸。
    “来,先喝点热水吧,刚看你在楼下那样子,都快冻僵了吧?”
    张晚迪状似无意地伸手搭她肩上,送上杯水,无甚感情地说了句不冷不热的关怀。
    “啊……张姐姐,你太客气了。”
    “呵,看你有眼缘罢了。”
    眼缘?
    罗生生抿了口水,借低头的动作,蹙了个眉头。 ↑返回顶部↑
    电梯里,罗生生的视线总会不经意瞟向同乘的张晚迪。
    “张姐姐,刚刚谢谢你。”
    “碰巧而已,一句话的事。”
    “您是宋氏的领导,还是……”
    即便一夜少眠,张晚迪气韵仍旧出众。
    她打扮贵气,身上穿着的大衣,用料是意大利Colombo的羊绒,纤薄无褶,又异常垂坠,随步态摇曳间,泄露价格的不菲。
    罗生生见惯世面,一眼就看出了眼前女人的不简单,但因对方未显热络,她也只能小心翼翼地问话,生怕无觉间冒犯到别人。
    “我是念樟的朋友,在附近出差就顺道来看看。”
    “那您怎么知道我的呀?”
    “念樟的女朋友姓罗,我们都晓得的。”
    医院的电梯向来慢速,四五层的高度,愣是坐出了别地几十层的长短。
    张晚迪说这句时,对照梯门的镜面拉了拉自己眼尾,顺道上下观察了身后的罗生生一番。
    见背后的女孩垂眼面露羞色,这女人鼻间不禁漏了个无声的哼笑,唇角单侧拉扯微弧,满含轻蔑的意味。
    “啊?他……他都和你们说了吗?”
    罗生生捂脸。
    “宋氏内部已经传开了,说他在广州的剧组养了个小东西。今天见到,果然和传闻里一样,粉雕玉琢的……想想年轻真是好啊,都不用打扮,单靠张小脸,就能把念樟那男人的眼球给抓得死牢,是我们这把年纪的人,想羡慕也羡慕不来的福气。”
    电梯此刻到站,伴随尾音,张晚迪在踏步出门时,又意味深长地回望向后方,其间眼带笑意,而眸光却异常凛冽。
    罗生生抬头时,以为是自己错觉,遂也没怎么在意对方表情里的那股子别扭。
    不过刚才这位姐姐,话里又是“小东西”,又是“靠脸”的,实在让人难以听得舒服。句意说不上有多不友好,但若有似无也能辨别地出,对方肯定是个很难亲近的人就对了。
    “张姐姐你别这么说,我还羡慕你呢,气质格外好,如果平时路上碰见你,我估计都舍不得挪开眼。”
    一听就知是句奉承话。
    张晚迪现下走她前方,闻言后,冷笑份外明显,根本不惧遮掩。
    “哟,小姑娘嘴还挺甜的嘛。”
    “我说的是实话哦,不是嘴甜。”
    罗生生一面亦步亦趋地碎步跟着,一面扯笑把马屁给拍到飞起。
    她看对方年龄在四十上下,就先入为主切换到了和长辈领导的交流模式当中,没怀疑她和程念樟能有什么不正当的关系。
    这几句话,罗生生说得市侩又圆滑,配上她诚挚的语气表情,却反而阿谀地刚好,有种恰到好处的自然与丝滑,会让听者倍感惬意,不禁飘然。
    张晚迪虽不像普通人那么容易上道,但也并不排斥赞美。
    “呵,你倒是和念樟还挺像。”
    和他像?
    嘴甜吗?
    开什么玩笑……
    罗生生听言正摸不着头脑,想开口问她时,不料差点就迎面撞上了正从水房出来的小谢。
    谢佳奇抬头第一眼,看见这两位女士同行,面上立马失去表情管理,一瞬僵成个口讷的木人。
    “你们……呃……罗生生,你怎么来了?”
    稍找回些神志后,小谢掏出手机,在设问的同时,翻看有没有遗漏掉她的哪条信息。
    这场景任谁看,都太尴尬。
    他怕万一是由于自己疏忽造成的事故,那别说工作不保,指不定下半辈子都逃不过会被Evan追杀的梦魇。
    “他好点了吗?”
    罗生生没管小谢问了什么,她熬了一路,终于见到个熟人,满心只关心程念樟是否安好。
    “咦?你也没和我说来了啊……”
    但可惜了,两人根本不在同频,各说各话的样子,像极了鸡同鸭讲。
    张晚迪挑眉,轻咳一声后,把手里提了一路的早餐纸袋递向小谢。
    “拿去热热,外面天冷,没多几时就凉了。”
    “好……”小谢呆呆接下,见人放下东西就作势要走,赶紧着急忙慌地将她俩喊住:“哦!对了,Evan好像还没醒,我先进去看看情况,没问题的话,你们再进吧。”
    “不用这么麻烦,你去忙我吩咐的事就好。”
    “这……”
    张晚迪雷厉,出口吓得小谢支吾了半天,只能认怂退下。
    罗生生很少见谢佳奇吃瘪,竟还莫名看得有些欢乐。
    也是够没心没肺的。
    程念樟住的病房,在整层的最东,常用来给部级以上领导疗养休憩,带有隔间,规格颇高。
    两人开门进去时,房内晨光正甚,迭加室暖,无论视觉还是体感,都与外头的寒冬造出了不小的区隔。
    病床上男人仍旧保持着仰面的睡姿,脸孔熔在一片灿灿的日色里,美好之中,却有些说不出的诡异。
    张晚迪没见过程念樟睡起的模样,所以没有知觉,但罗生生是晓得的,这男人早上醒来,几乎从不乖巧,睡相说实话……挺差的。
    “念樟看样子还在睡,我们要不先坐着等会儿。”张晚迪抬手看表,指针对在八点过半:“护士再过几分钟要来挂液的,到时扎针再叫醒他也不迟。”
    一入病房,这女人就似回家般,将大衣脱下,自然挂上墙架。
    罗生生刚才没注意,现下张晚迪脱了外袍,一股幽淡的晚香玉,便开始丝丝入鼻,带给她几许似曾相识的感觉。
    她很笃定自己闻过类似的气味,但具体什么时点,在哪儿闻的?因这个花香调,于成熟女性之间撞香普遍,她嗅觉记忆没那么厉害,细微处也辨不出个中的差别来,更别说对号入座。
    “张姐姐,你用的什么香水,怪好闻的。”
    “娇兰的一款沙龙,具体记不得了。”
    “哦哦……”
    随女人们相谈着走近,程念樟胸腔呼吸的频率逐渐加快,尤其在罗生生开口的一瞬,男人眼皮微动,睫毛轻颤,确认装睡无疑了。
    女孩软嫩的手指,趁张晚迪转身倒水的时机,试探着戳了戳他的手背。
    对方没有反应。
    罗生生深吸口气,改成捏他。
    肉都掐红了,这死男人还是选择继续躺尸。
    “来,先喝点热水吧,刚看你在楼下那样子,都快冻僵了吧?”
    张晚迪状似无意地伸手搭她肩上,送上杯水,无甚感情地说了句不冷不热的关怀。
    “啊……张姐姐,你太客气了。”
    “呵,看你有眼缘罢了。”
    眼缘?
    罗生生抿了口水,借低头的动作,蹙了个眉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