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石墩之情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姚敬回地穴时,已见三叔肚腹被刀给伤的肚破肠流,满地都是血,旁边躺着两个昏倒的府兵跟村民,穆景坐在三叔身边,竟用灵力给三叔疗伤,姚敬只能微蹲在穆景的身后,小心翼翼的注视她有没有受伤,不敢中断她的施法。可姚敬似乎忘了,他师傅本就不擅长治愈渡化之术,当年乌江的滴血化渡,就差点让她灵力耗尽。
    三叔微微睁眼,伸出全沾上血的手,他似乎用唇语再说,
    "别救我,我没想活着了。"
    穆景像是能感觉到三叔的情绪还有记忆浮动,原来三叔下定决心救他们时,就已经没打算活下去了,穆景见到三叔一身风霜沧桑的站在她的眼前,满头灰白的老头,突然化成了一斯文的书生样。
    三叔原名严余晖,本是地官尚书陈更汝的门生,谁知道一朝夕变,严余晖遭恩师牵连,他们身为陈更汝的一脉门生全被王上给拔除,遭刑求逼供与流放为奴。流放途中,他不甘受此冤屈,跳江求死,谁知意外的被泗水县的女大夫翁芊给救了起来。
    日复一日,严余晖也因此在泗水县定了下来,也改了名换了姓。
    除了翁芊知道他的过去,泗水县的小童村民都只喊他三叔或是夫子。
    或许是日久生情,可是翁芊实在是个很有趣,也很生动俏然的女子,作风大风豪爽,家中三代均为良医,传到她这代时,只有她一个女儿。
    无奈,女儿身在外行医实在不便,她在外便是装扮为男子。
    因此,泗水县外的百里,都知道有个清秀的小大夫,医术高明心好仔细,就是有点沉默不爱说话,甚至清秀的像个女子。可严余晖知道,翁芊不爱说话,是因为她的声音好听的很,怕自己说了话后,会被发现是女子。
    可或许是厄运,又或是劫难吧。严余晖陪翁芊到开源县义诊,顺便打听自己恩师的家眷消息之时,突然来了些人来翁芊的药棚子处找麻烦。
    其实当年的开源县是南陵郡里,最繁华热闹的县城,翁芊很常在开源县,替那些穷苦孤寡,需要看病的患者义诊。
    严余晖打听完回来,还顺手给翁芊买了热腾腾的包子,怕她饿了。
    谁知道严余晖才穿过街道,刚靠近药棚子时,就看到两三个男人围在翁芊身边,旁边的奴仆见翁芊不识相,便故意开口大声,像是要让旁人听见那般说道:
    还装什么义诊呢,我家公子就是想请你出外诊一趟,这银子又不会亏待你的,谁不知道我家公子是高家的嫡子,能给高家的老夫人诊治,是你的福份。
    华贵公子外表谦善,拱手对着翁芊客气道,
    我祖母进来日夜不安,夜里惊梦,看遍了开源县的大夫,均无改善。小大夫,你就念在在下对祖母的孝心,成全我这回吧,只要小大夫能医治好我祖母,你要多少银子,在下绝无二话。
    旁人指指点点,各种话术都有,但大多都是不理解为何翁芊拒绝的。
    最后,那几个奴仆一气之下,又在华贵公子故意纵容之下,便怒气的把翁芊的药棚都给翻了,那个华贵的公子就摇着扇子,笑着看这一切的发生,随口说了几句算了别计较了。但翁芊知道这男子,明显就是慈面毒心,只在一旁端做善人,装模做样,明明有办法制止奴仆,却双手一放,黑脸全让那些奴仆替他做了,他顶多就得了个管教下属不力的罪名。
    严余晖连包子都没心情拿了,随便把包子塞给了路边的乞儿,就想过去给翁芊解围,谁知道严余晖一眼看见那华贵公子的脸,他就突然地顿下停了脚步。
    像是以前尘封的回忆都回来了一样,岂知眼前的华贵公子,竟是他的同窗,更是高家的大公子高宏铭。他心里扑通扑通的跳,像是恐惧会被熟人发现,他还活着逃过流放为奴了。他闪身就躲到街角,一瞬间他似乎更担心自己又回到被流放为奴的日子。
    严余晖气血翻腾,亲眼见到翁芊被高家的奴仆给带走,他本应该要挺身保护自己的未婚妻子的。可是,他心里隐约的认为翁芊行走江湖多年,是足够聪明的,肯定会没事的。而他本就是待罪之身,从流放刑里逃脱出的人犯,要是被高宏铭认出,他这个逃犯就只剩下死路一条了。
    无奈,从那天起,翁芊就人间蒸发了。他在开源县等了很久,还曾买通高家的下人打探消息,无一不是没见过就是没这事。
    后来,他知道翁芊极爱自己的家乡,爱这泗水的风渡江景,渔舟茫苍,蒹葭苍苍。
    因此他像是在欺骗自己那般,又回到泗水,他知道翁芊一定会回来泗水寻他的。
    严余晖就这样年过一年又一年,一直在等着翁芊回来。
    他想为自己的胆小赎罪,为自己的懦弱付出代价。
    可是都这些年了,从国泰民安到大荒饥年,这好几十年的时间,他从文弱书生成了白发苍苍,他日日夜夜都在愧疚跟自责中度过,严余晖早就活腻了,也厌烦了自己这种懦弱的样子。
    他从小日子过的刻苦,家里是费尽心思才能让他读书考秀才,甚至幸运的能拜于陈更汝门下后,对经世之道有天分的一点就通。
    因此,他不知道从哪时候开始,什么事,任何事他都会先计较计算利益。
    可他却没想过,翁芊救他时,她心无计较,知他戴罪困境时,心也不藏私利。
    由始至终,算计所有的,只有他一个人。
    是他严余晖真真实实的辜负了翁芊。
    可是,他一直盼望着解脱的。
    在这块土地上,他所留恋的早就留不住的,只有看不到尽头的黑夜,走不到头的荒沙,他风尘仆仆的,只是土地上的一颗滚滚不定的石子。
    被人踩了又磨,被同是石子切磨碰撞,他能一直在这咬着牙的活下去。
    是翁芊曾在泗水之地,留给他明媚跟真挚的笑容。
    在那条又长又广的江上,是翁芊牵着他的手,一步步地踏着石墩,避着水,走回岸上的。
    是翁芊一心一意的待他,带他回头,让他有个家的。
    可他严余晖,辜负了真心待他的女子。
    穆景似乎看见三叔的那些过往,她的眼泪从无神的眼睛滚滚流下。她不懂在江水滚滚而流的石墩上,翁芊主动伸出手给予三叔善意时,当时的三叔明明也是对翁芊饱满情谊跟感激的,可为什么在最后时,却什么都变了。
    若没有那个恶人拆散他们两,难道这一切就不会发生吗?
    谁又会知道呢?
    她只知道,三叔在自己跟翁芊,他选择了自己。
    在利己跟情谊之间,他选择了利己。
    可她看见,在翁芊被抓走时,翁芊明明看见三叔躲在转角了,可翁芊为何只是松了口气,却对三叔一点怨恨的眼神都没有呢?为什么被辜负了,她不愿恨呢?
    穆景一心的把身上源源不断地灵力渡到三叔身上,
    她想三叔活着,想让他在这块土地上流泪开花。
    她也想问三叔,如果可以重新选择,他还是会选择舍弃自己的心,放弃真心待他的女子吗。
    她还想知道,翁芊的那一眼释怀,到底代表了什么?
    她的起死回生之术,似乎奏效了,三叔肚腹的伤口慢慢复原,可穆景脸上开始泛着死白成灰搞之色,身上越来越冰冷,她冷汗直流,身上闪着微亮微透的光亮。
    当三叔睁眼时,穆景的身子颓然发软。
    姚敬眼明手快的,就从身后把她给搂着,就这一瞬间,穆景身上那种冰寒彻骨,又了无气息温度的样子,叫他突然生出恐惧来。他差点忘了治愈之术会使他师傅耗尽灵力的,可却不知这起死回生之术对她来说,竟是如此凶险。
    三叔像是终于发现,这对夫妻似乎不是凡人。
    他垂然低头,垂下一丝灰白之发,又苦又笑的说道:"你们不该救我的。都说善人自有神助。可我严余晖自私自利,不值得。"
    三叔涕泪悲苦道:"可如果你们能早些出现,那可有多好啊?
    如果这块土地上,能早些有神灵,是不是我的妻女,现在都还能活着。"
    三叔在小碑前,疯狂的磕着头悲泣,
    "我的芊儿跟小眠,就是被我给害死了。就算有神灵,又有什么用,
    我就是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她们被人给吞蚀殆尽的。"
    姚敬抱起穆景,他看着三叔一时也不知道该可怜他,还是觉得他罪有应得。
    但是他似乎能懂,为何三叔会对他说那番话了。
    因为三叔一直耿耿于怀,自己为了苟活,弃了心上人。
    三叔在这世道存活的太久了,什么事没见过呀。
    大难来临各自飞的事,还少吗?
    只可惜三叔错估他了,他姚敬不会。
    他紧紧地抱着怀里的穆景,他似乎读到了三叔前因跟后果,他眼里蓄了泪,明知道三叔的这些愧疚都是自己选择的。可是,他依旧难受。
    他难受这些人灵,在活的时候,根本不知晓,也不曾想,在自己那颗温热跳动的心口上,到底什么是最重要的。
    似乎只有等到失去时,才会开始悔恨自责,而下辈子又带着这个遗憾,寻寻觅觅。
    欲望像是滚滚而流的江水,可石墩就在江水的冲击下,日复一日的被冲击侵蚀。他相信,定然无悔的石墩,可定江水逾十年百年,甚至千年,而不复往。
    他低头看着穆景,抱着她不安的发抖,只能坦诚的亲了她一下以定自己的心神。
    他在心里一直重复的默念着,
    "只要她能好好的,拿我的命去换都可以。"
    姚敬不知道该说她傻,还是怎么的,他摸摸穆景的头发,他知道就算穆景把三叔救活了,三叔也没可能,能继续在这块土地上活下去了。
    因为在这块土地上,在三叔出手帮他们时,就已经没有容身之处了。
    他们多数人,都以为自己的苦难跟贫穷,都是来自于老天,是因为自已倒霉。
    因为老天不让龙神下雨,所以他们的稻子小麦不长,因此只能挨饿。
    自然也会认为,三叔的行为,就是故意要让村子的人绝子绝孙的。
    像是这种驽钝,一代传给下一代,无穷无尽的受着苦难,骂着上天。 ↑返回顶部↑
    姚敬回地穴时,已见三叔肚腹被刀给伤的肚破肠流,满地都是血,旁边躺着两个昏倒的府兵跟村民,穆景坐在三叔身边,竟用灵力给三叔疗伤,姚敬只能微蹲在穆景的身后,小心翼翼的注视她有没有受伤,不敢中断她的施法。可姚敬似乎忘了,他师傅本就不擅长治愈渡化之术,当年乌江的滴血化渡,就差点让她灵力耗尽。
    三叔微微睁眼,伸出全沾上血的手,他似乎用唇语再说,
    "别救我,我没想活着了。"
    穆景像是能感觉到三叔的情绪还有记忆浮动,原来三叔下定决心救他们时,就已经没打算活下去了,穆景见到三叔一身风霜沧桑的站在她的眼前,满头灰白的老头,突然化成了一斯文的书生样。
    三叔原名严余晖,本是地官尚书陈更汝的门生,谁知道一朝夕变,严余晖遭恩师牵连,他们身为陈更汝的一脉门生全被王上给拔除,遭刑求逼供与流放为奴。流放途中,他不甘受此冤屈,跳江求死,谁知意外的被泗水县的女大夫翁芊给救了起来。
    日复一日,严余晖也因此在泗水县定了下来,也改了名换了姓。
    除了翁芊知道他的过去,泗水县的小童村民都只喊他三叔或是夫子。
    或许是日久生情,可是翁芊实在是个很有趣,也很生动俏然的女子,作风大风豪爽,家中三代均为良医,传到她这代时,只有她一个女儿。
    无奈,女儿身在外行医实在不便,她在外便是装扮为男子。
    因此,泗水县外的百里,都知道有个清秀的小大夫,医术高明心好仔细,就是有点沉默不爱说话,甚至清秀的像个女子。可严余晖知道,翁芊不爱说话,是因为她的声音好听的很,怕自己说了话后,会被发现是女子。
    可或许是厄运,又或是劫难吧。严余晖陪翁芊到开源县义诊,顺便打听自己恩师的家眷消息之时,突然来了些人来翁芊的药棚子处找麻烦。
    其实当年的开源县是南陵郡里,最繁华热闹的县城,翁芊很常在开源县,替那些穷苦孤寡,需要看病的患者义诊。
    严余晖打听完回来,还顺手给翁芊买了热腾腾的包子,怕她饿了。
    谁知道严余晖才穿过街道,刚靠近药棚子时,就看到两三个男人围在翁芊身边,旁边的奴仆见翁芊不识相,便故意开口大声,像是要让旁人听见那般说道:
    还装什么义诊呢,我家公子就是想请你出外诊一趟,这银子又不会亏待你的,谁不知道我家公子是高家的嫡子,能给高家的老夫人诊治,是你的福份。
    华贵公子外表谦善,拱手对着翁芊客气道,
    我祖母进来日夜不安,夜里惊梦,看遍了开源县的大夫,均无改善。小大夫,你就念在在下对祖母的孝心,成全我这回吧,只要小大夫能医治好我祖母,你要多少银子,在下绝无二话。
    旁人指指点点,各种话术都有,但大多都是不理解为何翁芊拒绝的。
    最后,那几个奴仆一气之下,又在华贵公子故意纵容之下,便怒气的把翁芊的药棚都给翻了,那个华贵的公子就摇着扇子,笑着看这一切的发生,随口说了几句算了别计较了。但翁芊知道这男子,明显就是慈面毒心,只在一旁端做善人,装模做样,明明有办法制止奴仆,却双手一放,黑脸全让那些奴仆替他做了,他顶多就得了个管教下属不力的罪名。
    严余晖连包子都没心情拿了,随便把包子塞给了路边的乞儿,就想过去给翁芊解围,谁知道严余晖一眼看见那华贵公子的脸,他就突然地顿下停了脚步。
    像是以前尘封的回忆都回来了一样,岂知眼前的华贵公子,竟是他的同窗,更是高家的大公子高宏铭。他心里扑通扑通的跳,像是恐惧会被熟人发现,他还活着逃过流放为奴了。他闪身就躲到街角,一瞬间他似乎更担心自己又回到被流放为奴的日子。
    严余晖气血翻腾,亲眼见到翁芊被高家的奴仆给带走,他本应该要挺身保护自己的未婚妻子的。可是,他心里隐约的认为翁芊行走江湖多年,是足够聪明的,肯定会没事的。而他本就是待罪之身,从流放刑里逃脱出的人犯,要是被高宏铭认出,他这个逃犯就只剩下死路一条了。
    无奈,从那天起,翁芊就人间蒸发了。他在开源县等了很久,还曾买通高家的下人打探消息,无一不是没见过就是没这事。
    后来,他知道翁芊极爱自己的家乡,爱这泗水的风渡江景,渔舟茫苍,蒹葭苍苍。
    因此他像是在欺骗自己那般,又回到泗水,他知道翁芊一定会回来泗水寻他的。
    严余晖就这样年过一年又一年,一直在等着翁芊回来。
    他想为自己的胆小赎罪,为自己的懦弱付出代价。
    可是都这些年了,从国泰民安到大荒饥年,这好几十年的时间,他从文弱书生成了白发苍苍,他日日夜夜都在愧疚跟自责中度过,严余晖早就活腻了,也厌烦了自己这种懦弱的样子。
    他从小日子过的刻苦,家里是费尽心思才能让他读书考秀才,甚至幸运的能拜于陈更汝门下后,对经世之道有天分的一点就通。
    因此,他不知道从哪时候开始,什么事,任何事他都会先计较计算利益。
    可他却没想过,翁芊救他时,她心无计较,知他戴罪困境时,心也不藏私利。
    由始至终,算计所有的,只有他一个人。
    是他严余晖真真实实的辜负了翁芊。
    可是,他一直盼望着解脱的。
    在这块土地上,他所留恋的早就留不住的,只有看不到尽头的黑夜,走不到头的荒沙,他风尘仆仆的,只是土地上的一颗滚滚不定的石子。
    被人踩了又磨,被同是石子切磨碰撞,他能一直在这咬着牙的活下去。
    是翁芊曾在泗水之地,留给他明媚跟真挚的笑容。
    在那条又长又广的江上,是翁芊牵着他的手,一步步地踏着石墩,避着水,走回岸上的。
    是翁芊一心一意的待他,带他回头,让他有个家的。
    可他严余晖,辜负了真心待他的女子。
    穆景似乎看见三叔的那些过往,她的眼泪从无神的眼睛滚滚流下。她不懂在江水滚滚而流的石墩上,翁芊主动伸出手给予三叔善意时,当时的三叔明明也是对翁芊饱满情谊跟感激的,可为什么在最后时,却什么都变了。
    若没有那个恶人拆散他们两,难道这一切就不会发生吗?
    谁又会知道呢?
    她只知道,三叔在自己跟翁芊,他选择了自己。
    在利己跟情谊之间,他选择了利己。
    可她看见,在翁芊被抓走时,翁芊明明看见三叔躲在转角了,可翁芊为何只是松了口气,却对三叔一点怨恨的眼神都没有呢?为什么被辜负了,她不愿恨呢?
    穆景一心的把身上源源不断地灵力渡到三叔身上,
    她想三叔活着,想让他在这块土地上流泪开花。
    她也想问三叔,如果可以重新选择,他还是会选择舍弃自己的心,放弃真心待他的女子吗。
    她还想知道,翁芊的那一眼释怀,到底代表了什么?
    她的起死回生之术,似乎奏效了,三叔肚腹的伤口慢慢复原,可穆景脸上开始泛着死白成灰搞之色,身上越来越冰冷,她冷汗直流,身上闪着微亮微透的光亮。
    当三叔睁眼时,穆景的身子颓然发软。
    姚敬眼明手快的,就从身后把她给搂着,就这一瞬间,穆景身上那种冰寒彻骨,又了无气息温度的样子,叫他突然生出恐惧来。他差点忘了治愈之术会使他师傅耗尽灵力的,可却不知这起死回生之术对她来说,竟是如此凶险。
    三叔像是终于发现,这对夫妻似乎不是凡人。
    他垂然低头,垂下一丝灰白之发,又苦又笑的说道:"你们不该救我的。都说善人自有神助。可我严余晖自私自利,不值得。"
    三叔涕泪悲苦道:"可如果你们能早些出现,那可有多好啊?
    如果这块土地上,能早些有神灵,是不是我的妻女,现在都还能活着。"
    三叔在小碑前,疯狂的磕着头悲泣,
    "我的芊儿跟小眠,就是被我给害死了。就算有神灵,又有什么用,
    我就是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她们被人给吞蚀殆尽的。"
    姚敬抱起穆景,他看着三叔一时也不知道该可怜他,还是觉得他罪有应得。
    但是他似乎能懂,为何三叔会对他说那番话了。
    因为三叔一直耿耿于怀,自己为了苟活,弃了心上人。
    三叔在这世道存活的太久了,什么事没见过呀。
    大难来临各自飞的事,还少吗?
    只可惜三叔错估他了,他姚敬不会。
    他紧紧地抱着怀里的穆景,他似乎读到了三叔前因跟后果,他眼里蓄了泪,明知道三叔的这些愧疚都是自己选择的。可是,他依旧难受。
    他难受这些人灵,在活的时候,根本不知晓,也不曾想,在自己那颗温热跳动的心口上,到底什么是最重要的。
    似乎只有等到失去时,才会开始悔恨自责,而下辈子又带着这个遗憾,寻寻觅觅。
    欲望像是滚滚而流的江水,可石墩就在江水的冲击下,日复一日的被冲击侵蚀。他相信,定然无悔的石墩,可定江水逾十年百年,甚至千年,而不复往。
    他低头看着穆景,抱着她不安的发抖,只能坦诚的亲了她一下以定自己的心神。
    他在心里一直重复的默念着,
    "只要她能好好的,拿我的命去换都可以。"
    姚敬不知道该说她傻,还是怎么的,他摸摸穆景的头发,他知道就算穆景把三叔救活了,三叔也没可能,能继续在这块土地上活下去了。
    因为在这块土地上,在三叔出手帮他们时,就已经没有容身之处了。
    他们多数人,都以为自己的苦难跟贫穷,都是来自于老天,是因为自已倒霉。
    因为老天不让龙神下雨,所以他们的稻子小麦不长,因此只能挨饿。
    自然也会认为,三叔的行为,就是故意要让村子的人绝子绝孙的。
    像是这种驽钝,一代传给下一代,无穷无尽的受着苦难,骂着上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