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子要自爱~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两人都忍着不敢出声,因为都不是好人,都在干见不得光的事。
    不过叶斐托着计莺儿后背的那条胳膊,手正巧绕过腋下按在她一侧胸脯上,让暴脾气的小哑巴恼怒异常,一巴掌往人家脑门上招呼过去。
    有功夫在身的锦衣卫怎么可能让她一个小姑娘打到,叶斐侧头避开,把人往半空一抛,单手抓住她后领,落下来时将她揪在手中死死摁在墙上,不给她再乱动分毫。
    “你是什么人?半夜三更鬼鬼祟祟地爬墙,意欲何为?”他压低嗓子冷声逼问。
    小哑巴不会说话,不服气地舞动双臂往后想打他,半夜三更鬼鬼祟祟的明明是你!
    叶斐见这贼人桀骜不驯,不知他的厉害,便将人转过身来手臂卡住她脖颈,一把扯掉了她蒙面的黑布。
    月光下小女孩的脸娇媚甜美,翘鼻纤细挺直,丰润樱唇与肉嘟嘟的腮颊憨幼可爱,两只大眼睛却像小老虎,瞪着他张牙舞爪地凶悍。
    “……”
    他看得愣怔,心漏跳一拍,盯着人家发呆。可小哑巴却不是省油的灯,趁他走神抬腿朝他膝盖上狠踹一脚,双手往他压着她脖子的胳膊上一顿挠,指甲在他手背上抓出几道血痕。
    “嘶——”
    什么小泼妇!叶斐气得就想把这个野丫头摁在地上狠揍一顿,又下不去手,只得忍痛拿出腰牌在她面前晃晃。
    “锦衣卫执行公务!你再敢打我,我就把你抓进诏狱蹲大牢!”
    锦衣卫?
    小哑巴双目圆睁,饶是她这个大字不识的小摊贩也听过锦衣卫和诏狱的大名,上至文武百官,下至市井小民,无不闻名色变,心狠手辣,屈打成招,进了诏狱的人少有能活着出来的。
    为什么公爹院子里会有锦衣卫?是他犯了事要被下大狱了吗?
    计莺儿面上神色从惊讶转为担忧疑惑,叶斐看她不再反抗,总算松了口气,假装凶狠开始盘问。
    “你是不是温家的人?”
    小哑巴不情不愿点点头。
    “你深夜爬墙是来做什么的?”
    小哑巴指指自己嘴,摇摇头,让他知道她不会说话,然后又指指公爹书房,抬手做了个写字的手势。
    “你是哑巴?去温大人书房抄书?”
    “……”
    和这人说话似乎不如公爹顺畅,不过随便吧,你想说抄书也行。
    叶斐是不太相信“抄书”一说的,哪有为了抄书深夜爬墙的?不过她既然是温府的人,他也不好拦着人家,别人抄书也好,偷情也罢,都不是锦衣卫该管的。
    “我警告你,锦衣卫公务都是机密,我在这儿的事情你谁也不许说,要是你告诉你家大人,我就只能把他关进诏狱了。他既然被北镇抚司盯上,便是有了把柄在我们手中,你若想让他被革职砍头,尽管多嘴让他知道。”
    杀千刀的朝廷鹰犬,别的本事没有,搞冤狱天下第一!
    小哑巴恨恨地怒视叶斐,显然是信了他这一番瞎扯淡的说辞。他满意地放开她,欲言又止与她对视,犹豫再三,皱眉训斥道:“女孩子要自爱,这么晚了去男人书房抄什么书?孤男寡女瓜田李下的,也不想想自己名声。”
    “???”
    这人抬手把小哑巴蒙面的黑布给她拉回去,在她发飙又要抬手打他前往后几个飞跃,窜到树上,隐入暗中。 ↑返回顶部↑
    两人都忍着不敢出声,因为都不是好人,都在干见不得光的事。
    不过叶斐托着计莺儿后背的那条胳膊,手正巧绕过腋下按在她一侧胸脯上,让暴脾气的小哑巴恼怒异常,一巴掌往人家脑门上招呼过去。
    有功夫在身的锦衣卫怎么可能让她一个小姑娘打到,叶斐侧头避开,把人往半空一抛,单手抓住她后领,落下来时将她揪在手中死死摁在墙上,不给她再乱动分毫。
    “你是什么人?半夜三更鬼鬼祟祟地爬墙,意欲何为?”他压低嗓子冷声逼问。
    小哑巴不会说话,不服气地舞动双臂往后想打他,半夜三更鬼鬼祟祟的明明是你!
    叶斐见这贼人桀骜不驯,不知他的厉害,便将人转过身来手臂卡住她脖颈,一把扯掉了她蒙面的黑布。
    月光下小女孩的脸娇媚甜美,翘鼻纤细挺直,丰润樱唇与肉嘟嘟的腮颊憨幼可爱,两只大眼睛却像小老虎,瞪着他张牙舞爪地凶悍。
    “……”
    他看得愣怔,心漏跳一拍,盯着人家发呆。可小哑巴却不是省油的灯,趁他走神抬腿朝他膝盖上狠踹一脚,双手往他压着她脖子的胳膊上一顿挠,指甲在他手背上抓出几道血痕。
    “嘶——”
    什么小泼妇!叶斐气得就想把这个野丫头摁在地上狠揍一顿,又下不去手,只得忍痛拿出腰牌在她面前晃晃。
    “锦衣卫执行公务!你再敢打我,我就把你抓进诏狱蹲大牢!”
    锦衣卫?
    小哑巴双目圆睁,饶是她这个大字不识的小摊贩也听过锦衣卫和诏狱的大名,上至文武百官,下至市井小民,无不闻名色变,心狠手辣,屈打成招,进了诏狱的人少有能活着出来的。
    为什么公爹院子里会有锦衣卫?是他犯了事要被下大狱了吗?
    计莺儿面上神色从惊讶转为担忧疑惑,叶斐看她不再反抗,总算松了口气,假装凶狠开始盘问。
    “你是不是温家的人?”
    小哑巴不情不愿点点头。
    “你深夜爬墙是来做什么的?”
    小哑巴指指自己嘴,摇摇头,让他知道她不会说话,然后又指指公爹书房,抬手做了个写字的手势。
    “你是哑巴?去温大人书房抄书?”
    “……”
    和这人说话似乎不如公爹顺畅,不过随便吧,你想说抄书也行。
    叶斐是不太相信“抄书”一说的,哪有为了抄书深夜爬墙的?不过她既然是温府的人,他也不好拦着人家,别人抄书也好,偷情也罢,都不是锦衣卫该管的。
    “我警告你,锦衣卫公务都是机密,我在这儿的事情你谁也不许说,要是你告诉你家大人,我就只能把他关进诏狱了。他既然被北镇抚司盯上,便是有了把柄在我们手中,你若想让他被革职砍头,尽管多嘴让他知道。”
    杀千刀的朝廷鹰犬,别的本事没有,搞冤狱天下第一!
    小哑巴恨恨地怒视叶斐,显然是信了他这一番瞎扯淡的说辞。他满意地放开她,欲言又止与她对视,犹豫再三,皱眉训斥道:“女孩子要自爱,这么晚了去男人书房抄什么书?孤男寡女瓜田李下的,也不想想自己名声。”
    “???”
    这人抬手把小哑巴蒙面的黑布给她拉回去,在她发飙又要抬手打他前往后几个飞跃,窜到树上,隐入暗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