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1.重量级修罗场4·访客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
    话说,摆烂的最高境界就是自我催眠。
    就像那句老话,谎话说多了便会成为真的。
    所以只有你脸皮够厚,催眠自己的方式够彻底,那么不管真实与否,她说是那便是。
    听起来像绕口令,说白了就是让自己说谎的时候更有信念感罢了。
    白蔓蔓假装镇定的说出惊天大秘密的时候,她便是这样自我催眠的。
    什么负心人呀什么的和我没半毛钱关系,我可是正经的已婚人士。
    什么名分呀什么的也别找我,姐可是给了安家费的。
    实在不行再赔点,渣男不都这么干的嘛,别以为修仙世界了不起,你们不就是能打么。
    想到这儿她偷偷扫了一圈对面的几人,后背瞬间崩得更直了。
    心里碎碎念:真打起来还是有点危险呐...毕竟十个金丹修士,他们才俩。
    但目之所及的男人们有的神色窘迫,有的若有所思,有的甚至面如死灰,将她发散的思维拉了回来。
    想到他们往日一个个气宇轩昂,神采飞扬的,现在因为自己成这副样子,多少有点于心不忍。
    良心这个东西她其实还是有一点儿的,虽然不多,但也差不多有绿豆那么大吧。
    刚想发发善心安慰安慰他们,却被一直在一旁沉默不语的昙泠打断了。
    只见他长身一纵,提着剑一脸的戒备的跃出了门去。
    随后门外便传来了一阵吵杂声和一群人跪地哀求的声音。
    一女子口中哀哀的求饶说他们是被派来伺候的侍者,同时来通传有人求见白蔓蔓。
    本还竖起来耳朵听门外情况的她听八卦听到了自己,不免好奇也移步到了门外。
    刚出了门口就见到几百米开外一堆男男女女卑微的伏在地上,而昙泠则是抱剑站在一房顶上俯瞰着他们。
    呵,好家伙,师兄好会装逼。
    顾不得吐槽,目光扫了下那些瑟瑟发抖的侍者们,愣了一秒,突然懂昙泠为何如此了。
    一群人衣着单薄,面容姣好,女子都是豪乳半露风情万种,男子更是骨架量小清秀柔弱,而且男男女女加在一起刚好十人。
    他们哪像是侍者啊?
    这摆明了是给十个金丹修士送来的炉鼎吧!
    想必白蔓蔓与昙泠一同前来,被众人默认二人是一对,没被安排。
    而这十人对央国来说可是要讨好的上宾,便给他们安排了十个炉鼎过来。
    甚至因为不知道他们的口味,体贴的安排了不止女还有男。
    想到这里她眉头一皱,差点骂出声。
    想的还挺周到啊?!
    艹,真是岂有此理!
    虽然他们几个在自己这没名没份的,自己也正在想办法摆脱他们,但是好歹也是她的裙下臣!
    最差也算半个自己的人,哪里轮得到别的不叁不四的人来染指的道理?
    想到这她突然心口有点堵。
    她是不会承认自己多少在乎这几个人的,并瞬间为自己的气恼找好了借口:
    他们好看又好睡,玩具被人碰了,多少也会有点不爽的吧?
    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一时气愤,完全忘记了自己刚才还想同人家划清界限......
    ...
    而昙泠拿着剑霸道的站在房顶,摆明了不让他们进,也不让他们出去的意思。
    在屋内时他感知到门外有气息浮动,虽然他们早已将这间屋设置了阵法不担心会被人听了墙角,但他谨慎惯了,便先于众人控制住了这群试图靠近的侍者。
    炉鼎虽在炫华大陆是禁止的,但是世家内还是难免有之,更何况这种君主制的国度了。
    可多半炉鼎都是练气不到叁层灵根极差的苗子。
    可怪就怪在这被送来的这十个秀色可餐的炉鼎,修为都到达了练气九层。
    央国连筑基修士都能得到极大的尊重,这一个个貌美年幼,怎样都该得到更高的待遇才是。
    怎么被这样轻易的被当成炉鼎相送呢?
    ...
    昙泠和白蔓蔓的视线在空中遥遥相会,像是心有灵犀一般,下一刻昙泠手中的剑便直直的刺向队伍最面前的娇柔女修。
    寂灭苍穹剑气息强横已将那女修的脖子上划出了血口,汩汩的鲜红血液滴落至她丰满的胸脯,而强大的威压却让她叫都叫不出声。
    他斜睨了队尾最清瘦的少年,悠悠道:
    “队伍最后的男修,你,将人请进来。”
    这话说的不清不楚的,一般人还真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就连白蔓蔓也是一愣,这才想起,刚才分明说有人来找她来着。
    说是来的人拿了一个钱袋子当信物,还是个筑基期的修士。
    她想来想去自己也不认识这么号人啊,也不知是九华山还是苍泽古殿派来的人。
    而突然被点到名的小少年本瑟缩在队伍中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被揪出来后惊惧极了,身体一歪无助的坐在地上大哭。
    昙泠懒得理他的哀嚎继续道:
    “吵,闭嘴。”
    “人带回来有赏,人和你没一起回来...”
    他没继续说下去,但是悬浮在半空的剑明显转了个方向,剑仍没有挨到那名女修,却又在她脖子上划出了一个更深血道,血流的更汹涌了。
    只见那少年被吓的瞬间停了哭声,也因为他的话顿了一下,随后便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而不知什么时候,屋里的男人们也都跟了出来默默观赏面前的闹剧。
    “师兄,下手轻点,别弄死了,如何问话。”
    昙泠闻言收回剑,目光直直的盯着面前的血美人,气势却更为骇人冰冷。
    白蔓蔓蹲下身,掏出一条帕子轻轻放到女子伤口处,稍微施加了些许灵力血便止住了,继而柔声说道:
    “道友,我师兄下手重,别见怪。我们有事情问你,你可愿说实话?”
    那女子早就被吓的魂都要没了,瞬间点头如捣蒜争取优越表现。
    白蔓蔓温和一笑,拉着女子尖尖的下巴,目光直摄进她双眸:
    “谁派你们来的?央帝或是...国师?”
    面前的女子双目盈满了泪水,对视到她瞳眸的一瞬间似被蛊惑了一般,呆滞的回答道:
    “是...是国,国师大人...”
    状似喃喃却清晰的传到了每一个修士的耳中。
    ***************************
    2048
    俩人对视是因为商量好了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所以昙泠下手狠,还专挑性格看起来最柔弱的了两人下手,而白蔓蔓唱白脸。
    有时候吧,我语言组织有点问题笔力也不足,其实这章我写好1个礼拜了,但是修改就花了足足5个小时我也服了我自己了。改文的时候就发现我写的逻辑很跳跃很多逻辑不通顺,所以很怕我言语间表达不清楚我的意思看起来特别傻,想来想去还是决定还是解释一下哈哈哈哈哈哈。所以以后我能想到的地方都会笑标注一下。 ↑返回顶部↑
    *
    话说,摆烂的最高境界就是自我催眠。
    就像那句老话,谎话说多了便会成为真的。
    所以只有你脸皮够厚,催眠自己的方式够彻底,那么不管真实与否,她说是那便是。
    听起来像绕口令,说白了就是让自己说谎的时候更有信念感罢了。
    白蔓蔓假装镇定的说出惊天大秘密的时候,她便是这样自我催眠的。
    什么负心人呀什么的和我没半毛钱关系,我可是正经的已婚人士。
    什么名分呀什么的也别找我,姐可是给了安家费的。
    实在不行再赔点,渣男不都这么干的嘛,别以为修仙世界了不起,你们不就是能打么。
    想到这儿她偷偷扫了一圈对面的几人,后背瞬间崩得更直了。
    心里碎碎念:真打起来还是有点危险呐...毕竟十个金丹修士,他们才俩。
    但目之所及的男人们有的神色窘迫,有的若有所思,有的甚至面如死灰,将她发散的思维拉了回来。
    想到他们往日一个个气宇轩昂,神采飞扬的,现在因为自己成这副样子,多少有点于心不忍。
    良心这个东西她其实还是有一点儿的,虽然不多,但也差不多有绿豆那么大吧。
    刚想发发善心安慰安慰他们,却被一直在一旁沉默不语的昙泠打断了。
    只见他长身一纵,提着剑一脸的戒备的跃出了门去。
    随后门外便传来了一阵吵杂声和一群人跪地哀求的声音。
    一女子口中哀哀的求饶说他们是被派来伺候的侍者,同时来通传有人求见白蔓蔓。
    本还竖起来耳朵听门外情况的她听八卦听到了自己,不免好奇也移步到了门外。
    刚出了门口就见到几百米开外一堆男男女女卑微的伏在地上,而昙泠则是抱剑站在一房顶上俯瞰着他们。
    呵,好家伙,师兄好会装逼。
    顾不得吐槽,目光扫了下那些瑟瑟发抖的侍者们,愣了一秒,突然懂昙泠为何如此了。
    一群人衣着单薄,面容姣好,女子都是豪乳半露风情万种,男子更是骨架量小清秀柔弱,而且男男女女加在一起刚好十人。
    他们哪像是侍者啊?
    这摆明了是给十个金丹修士送来的炉鼎吧!
    想必白蔓蔓与昙泠一同前来,被众人默认二人是一对,没被安排。
    而这十人对央国来说可是要讨好的上宾,便给他们安排了十个炉鼎过来。
    甚至因为不知道他们的口味,体贴的安排了不止女还有男。
    想到这里她眉头一皱,差点骂出声。
    想的还挺周到啊?!
    艹,真是岂有此理!
    虽然他们几个在自己这没名没份的,自己也正在想办法摆脱他们,但是好歹也是她的裙下臣!
    最差也算半个自己的人,哪里轮得到别的不叁不四的人来染指的道理?
    想到这她突然心口有点堵。
    她是不会承认自己多少在乎这几个人的,并瞬间为自己的气恼找好了借口:
    他们好看又好睡,玩具被人碰了,多少也会有点不爽的吧?
    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一时气愤,完全忘记了自己刚才还想同人家划清界限......
    ...
    而昙泠拿着剑霸道的站在房顶,摆明了不让他们进,也不让他们出去的意思。
    在屋内时他感知到门外有气息浮动,虽然他们早已将这间屋设置了阵法不担心会被人听了墙角,但他谨慎惯了,便先于众人控制住了这群试图靠近的侍者。
    炉鼎虽在炫华大陆是禁止的,但是世家内还是难免有之,更何况这种君主制的国度了。
    可多半炉鼎都是练气不到叁层灵根极差的苗子。
    可怪就怪在这被送来的这十个秀色可餐的炉鼎,修为都到达了练气九层。
    央国连筑基修士都能得到极大的尊重,这一个个貌美年幼,怎样都该得到更高的待遇才是。
    怎么被这样轻易的被当成炉鼎相送呢?
    ...
    昙泠和白蔓蔓的视线在空中遥遥相会,像是心有灵犀一般,下一刻昙泠手中的剑便直直的刺向队伍最面前的娇柔女修。
    寂灭苍穹剑气息强横已将那女修的脖子上划出了血口,汩汩的鲜红血液滴落至她丰满的胸脯,而强大的威压却让她叫都叫不出声。
    他斜睨了队尾最清瘦的少年,悠悠道:
    “队伍最后的男修,你,将人请进来。”
    这话说的不清不楚的,一般人还真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就连白蔓蔓也是一愣,这才想起,刚才分明说有人来找她来着。
    说是来的人拿了一个钱袋子当信物,还是个筑基期的修士。
    她想来想去自己也不认识这么号人啊,也不知是九华山还是苍泽古殿派来的人。
    而突然被点到名的小少年本瑟缩在队伍中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被揪出来后惊惧极了,身体一歪无助的坐在地上大哭。
    昙泠懒得理他的哀嚎继续道:
    “吵,闭嘴。”
    “人带回来有赏,人和你没一起回来...”
    他没继续说下去,但是悬浮在半空的剑明显转了个方向,剑仍没有挨到那名女修,却又在她脖子上划出了一个更深血道,血流的更汹涌了。
    只见那少年被吓的瞬间停了哭声,也因为他的话顿了一下,随后便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而不知什么时候,屋里的男人们也都跟了出来默默观赏面前的闹剧。
    “师兄,下手轻点,别弄死了,如何问话。”
    昙泠闻言收回剑,目光直直的盯着面前的血美人,气势却更为骇人冰冷。
    白蔓蔓蹲下身,掏出一条帕子轻轻放到女子伤口处,稍微施加了些许灵力血便止住了,继而柔声说道:
    “道友,我师兄下手重,别见怪。我们有事情问你,你可愿说实话?”
    那女子早就被吓的魂都要没了,瞬间点头如捣蒜争取优越表现。
    白蔓蔓温和一笑,拉着女子尖尖的下巴,目光直摄进她双眸:
    “谁派你们来的?央帝或是...国师?”
    面前的女子双目盈满了泪水,对视到她瞳眸的一瞬间似被蛊惑了一般,呆滞的回答道:
    “是...是国,国师大人...”
    状似喃喃却清晰的传到了每一个修士的耳中。
    ***************************
    2048
    俩人对视是因为商量好了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所以昙泠下手狠,还专挑性格看起来最柔弱的了两人下手,而白蔓蔓唱白脸。
    有时候吧,我语言组织有点问题笔力也不足,其实这章我写好1个礼拜了,但是修改就花了足足5个小时我也服了我自己了。改文的时候就发现我写的逻辑很跳跃很多逻辑不通顺,所以很怕我言语间表达不清楚我的意思看起来特别傻,想来想去还是决定还是解释一下哈哈哈哈哈哈。所以以后我能想到的地方都会笑标注一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