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纣,我要你爱我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从甲方提出项目撤资到新甲方加进来,时间才过去半天,事情就完美解决了。
    不仅于此,医药研制公司爆出走私违禁药一事也有了眉目,能证明研制违禁药这事与实验所无关,有可能是对家打击报复,栽赃陷害。
    而这一切,都是陈纣全程当着宋家叔伯的面处理,只见他几个电话打出去,好消息就一个一个传回来。
    而他手里则拿着刚刚宋凡洲遣人送来的药剂,装在密封透明玻璃瓶里,淡黄色的液体在阳光映照下折射琥珀色的细碎光波。
    宋叁爷愣愣的盯着药剂,像是想起什么,他惊愕的转过脸看向垂眸沉默的宋凡洲,嗓子眼似骨折堵着块嶙峋石子,喇得生疼。
    “你答应他了?”他声线颤抖,骂出声:“你还是梵音的父亲吗?你还是人吗!”
    有谁这么卖自己女儿的,丧良心!不怕午夜做噩梦,难产早逝的五弟妹找他寻仇!
    宋叁爷把这些话明晃晃写在眼里,宋凡洲顿时被他意有所指的眼神激怒,豁然拍桌起身,“她是我女儿!我是她的监护人,她的去留当然由我这个当爸的做决定!”
    宋梵音未满十八,他有权利管教她,安排她的去向。
    这不要脸的话气得宋叁爷翻白眼,越过会议桌就冲过去一拳砸在宋凡洲脸上,后背猝不及防被打懵,回过神两兄弟迅速扭打在一起。
    其他几位吓一跳,连忙上去拉架。
    姿态悠闲的男人则支着下颌好整以暇地看戏,眼角余光瞥见门外闪过的裙角,他唇角弯起嘲弄弧度,收拾药剂拎药箱离开。
    事他办完了,等之后再去宋家把大小姐的户口迁出来。
    岁数是没到法定结婚年龄,但他亲自登门拜访,看在互惠互利的合作情分上,那群老头子想必很乐意给他行方便。
    等人一走,打得热火朝天的兄弟二人才被拉开。
    宋叁爷刚想找陈纣商量帮忙的事,资金他可以先去拉其他甲方试试,可猛地抬头望去,连个人影都没了。
    心口憋着闷气,顿时看宋凡洲哪哪都不顺眼,人狠心冷,女儿都能卖!什么垃圾!这种人怎么会是宋家的种?
    偏偏歹竹出好笋,得了宋梵音这么个报恩的女儿。
    宋叁爷胸腔哇凉,冷脸甩面前被揍得鼻青脸肿,再无往日光彩的五弟几个嫌弃的白眼,抓起外套大步离去。
    宋凡洲卖女儿换利这件事老爷子肯定要知晓,但不是现在,最起码要等老爷子病稍微好些。
    只是到那时,宋凡洲多年累积的名声和威望,早被他自己搞臭了。
    -
    打开车载冰箱,陈纣将装药剂的箱子放进去,这几支药需要低温保存。
    宋梵音坐在副驾驶处理信息,并未注意到他的动作,头也不抬的问:“我们什么时候离开?”
    她问得随意,陈纣却戏谑挑眉,关掉冰箱凑到她面前,两指捏住她小巧下颌,指腹漫不经心地摩挲略带凉意的柔软唇瓣,“大小姐这么心急,想跟我私奔?”
    突然被掰过脸的宋梵音一张白净小脸毫无表情,长而密的眼睫压低,瞳仁浓不透光,“我想喘口气。”
    她太累了。
    年幼天赋被挖掘公开起,老爷子便把她当成接班人培养,爸爸严厉责令她必须成为家族榜样,把家族优越资源向她倾斜。
    而她唯恐德不配位,一直以最严格标准要求自己,从未有过放松。
    她以为做到最好,能消除爸爸心中对她的怨怼,就算恨她,也会看在她足够优秀的份上,分给她一点点,哪怕只有一点点关爱。
    可今天,宋凡洲把她心里下意识逃避,不愿被人探究的秘果挖了出来,摊开摆在桌面供人挑选,用那双掐住她命运脖颈的手残忍地细数她的价值,以求卖到最高价。
    他却自始至终都没看一眼,那些炙热鲜血跟满腔感情浇灌的果实早已腐烂,生虫,被他连根带须地捏毁。
    “我感受不到他对我的关心,别人口中的父女之情,在他嘴里好像只剩下血缘上的关系,”宋梵音忽然开口,词句颠叁倒四,语气平淡到近乎漠然:“他从来没爱过我。”
    所以,爱到底是什么?
    她没有,也不知道被人爱,以及爱一个人到底什么样子。
    “宋青溪说我这是心理病,可我清楚,那些只是我不想面对的真相罢了,”她唇瓣翕动,抿了抿,有些迷茫:“我很早就对他失望,可我想待在宋家,他对我不好,爷爷、叔伯他们却没苛待过我。”
    没必要因为仇恨她的父亲放弃其他真心疼宠她的亲人,即使这份疼爱掺杂算计和利益,不够纯粹。
    宋梵音纤细手指搭在难惹劲瘦腕骨上,将他的手拉下来,指尖认真地描摹他掌心清晰交错的纹路,“我当初那样对你,除了想养条狗陪在身边解闷外,还因为狗足够忠诚。”
    狗狗是人类忠实的好朋友。
    她深以为然。
    “我开始把你当狗养,后面看到你眼里都是我的影子,就觉得特别开心,”她唇角勾起,笑意清浅淡然:“你喜欢我,我就想把你当成人看,一个正常的,独属于我的人。”
    陈纣手掌被她指尖轻挠弄得痒痒,听到她仿佛剖开内心的话,脑子里更是放鞭炮似噼里啪啦炸响,闹得他耳朵嗡嗡作响。
    “人总是贪心,得一想十。”
    “陈纣,我要你爱我。”
    我要这世上最纯粹无杂的爱意,至死都暴烈地爱我,明白爱和死一样强大,并永远站在我身边。
    陈纣深沉如海的眸子里有刹那的怔然,他静静凝视女生那双静谧黑眸,眸光交汇时,他忽然短促的低笑了声,像危险沉寂的火山乍然沸腾,咕噜噜冒泡泡,灼热且愉悦。
    一句句轻声细语落在耳畔,生出如她那般凉软的毛刺,硬生生挤开硬如顽石的心,有恃无恐的落地生根发芽。
    “如果我不呢?”他蓦地来了句,单纯想看她变脸,没别的意味。
    宋梵音嘴角微抽:“......”
    煞风景的狗东西。
    “我手里有很多针对神经系统的药剂,”她十分认真的回答:“绝不会让你二次发情。”
    不爱我?
    那就药成眼里只有我的傻子。
    多简单的事。 ↑返回顶部↑
    从甲方提出项目撤资到新甲方加进来,时间才过去半天,事情就完美解决了。
    不仅于此,医药研制公司爆出走私违禁药一事也有了眉目,能证明研制违禁药这事与实验所无关,有可能是对家打击报复,栽赃陷害。
    而这一切,都是陈纣全程当着宋家叔伯的面处理,只见他几个电话打出去,好消息就一个一个传回来。
    而他手里则拿着刚刚宋凡洲遣人送来的药剂,装在密封透明玻璃瓶里,淡黄色的液体在阳光映照下折射琥珀色的细碎光波。
    宋叁爷愣愣的盯着药剂,像是想起什么,他惊愕的转过脸看向垂眸沉默的宋凡洲,嗓子眼似骨折堵着块嶙峋石子,喇得生疼。
    “你答应他了?”他声线颤抖,骂出声:“你还是梵音的父亲吗?你还是人吗!”
    有谁这么卖自己女儿的,丧良心!不怕午夜做噩梦,难产早逝的五弟妹找他寻仇!
    宋叁爷把这些话明晃晃写在眼里,宋凡洲顿时被他意有所指的眼神激怒,豁然拍桌起身,“她是我女儿!我是她的监护人,她的去留当然由我这个当爸的做决定!”
    宋梵音未满十八,他有权利管教她,安排她的去向。
    这不要脸的话气得宋叁爷翻白眼,越过会议桌就冲过去一拳砸在宋凡洲脸上,后背猝不及防被打懵,回过神两兄弟迅速扭打在一起。
    其他几位吓一跳,连忙上去拉架。
    姿态悠闲的男人则支着下颌好整以暇地看戏,眼角余光瞥见门外闪过的裙角,他唇角弯起嘲弄弧度,收拾药剂拎药箱离开。
    事他办完了,等之后再去宋家把大小姐的户口迁出来。
    岁数是没到法定结婚年龄,但他亲自登门拜访,看在互惠互利的合作情分上,那群老头子想必很乐意给他行方便。
    等人一走,打得热火朝天的兄弟二人才被拉开。
    宋叁爷刚想找陈纣商量帮忙的事,资金他可以先去拉其他甲方试试,可猛地抬头望去,连个人影都没了。
    心口憋着闷气,顿时看宋凡洲哪哪都不顺眼,人狠心冷,女儿都能卖!什么垃圾!这种人怎么会是宋家的种?
    偏偏歹竹出好笋,得了宋梵音这么个报恩的女儿。
    宋叁爷胸腔哇凉,冷脸甩面前被揍得鼻青脸肿,再无往日光彩的五弟几个嫌弃的白眼,抓起外套大步离去。
    宋凡洲卖女儿换利这件事老爷子肯定要知晓,但不是现在,最起码要等老爷子病稍微好些。
    只是到那时,宋凡洲多年累积的名声和威望,早被他自己搞臭了。
    -
    打开车载冰箱,陈纣将装药剂的箱子放进去,这几支药需要低温保存。
    宋梵音坐在副驾驶处理信息,并未注意到他的动作,头也不抬的问:“我们什么时候离开?”
    她问得随意,陈纣却戏谑挑眉,关掉冰箱凑到她面前,两指捏住她小巧下颌,指腹漫不经心地摩挲略带凉意的柔软唇瓣,“大小姐这么心急,想跟我私奔?”
    突然被掰过脸的宋梵音一张白净小脸毫无表情,长而密的眼睫压低,瞳仁浓不透光,“我想喘口气。”
    她太累了。
    年幼天赋被挖掘公开起,老爷子便把她当成接班人培养,爸爸严厉责令她必须成为家族榜样,把家族优越资源向她倾斜。
    而她唯恐德不配位,一直以最严格标准要求自己,从未有过放松。
    她以为做到最好,能消除爸爸心中对她的怨怼,就算恨她,也会看在她足够优秀的份上,分给她一点点,哪怕只有一点点关爱。
    可今天,宋凡洲把她心里下意识逃避,不愿被人探究的秘果挖了出来,摊开摆在桌面供人挑选,用那双掐住她命运脖颈的手残忍地细数她的价值,以求卖到最高价。
    他却自始至终都没看一眼,那些炙热鲜血跟满腔感情浇灌的果实早已腐烂,生虫,被他连根带须地捏毁。
    “我感受不到他对我的关心,别人口中的父女之情,在他嘴里好像只剩下血缘上的关系,”宋梵音忽然开口,词句颠叁倒四,语气平淡到近乎漠然:“他从来没爱过我。”
    所以,爱到底是什么?
    她没有,也不知道被人爱,以及爱一个人到底什么样子。
    “宋青溪说我这是心理病,可我清楚,那些只是我不想面对的真相罢了,”她唇瓣翕动,抿了抿,有些迷茫:“我很早就对他失望,可我想待在宋家,他对我不好,爷爷、叔伯他们却没苛待过我。”
    没必要因为仇恨她的父亲放弃其他真心疼宠她的亲人,即使这份疼爱掺杂算计和利益,不够纯粹。
    宋梵音纤细手指搭在难惹劲瘦腕骨上,将他的手拉下来,指尖认真地描摹他掌心清晰交错的纹路,“我当初那样对你,除了想养条狗陪在身边解闷外,还因为狗足够忠诚。”
    狗狗是人类忠实的好朋友。
    她深以为然。
    “我开始把你当狗养,后面看到你眼里都是我的影子,就觉得特别开心,”她唇角勾起,笑意清浅淡然:“你喜欢我,我就想把你当成人看,一个正常的,独属于我的人。”
    陈纣手掌被她指尖轻挠弄得痒痒,听到她仿佛剖开内心的话,脑子里更是放鞭炮似噼里啪啦炸响,闹得他耳朵嗡嗡作响。
    “人总是贪心,得一想十。”
    “陈纣,我要你爱我。”
    我要这世上最纯粹无杂的爱意,至死都暴烈地爱我,明白爱和死一样强大,并永远站在我身边。
    陈纣深沉如海的眸子里有刹那的怔然,他静静凝视女生那双静谧黑眸,眸光交汇时,他忽然短促的低笑了声,像危险沉寂的火山乍然沸腾,咕噜噜冒泡泡,灼热且愉悦。
    一句句轻声细语落在耳畔,生出如她那般凉软的毛刺,硬生生挤开硬如顽石的心,有恃无恐的落地生根发芽。
    “如果我不呢?”他蓦地来了句,单纯想看她变脸,没别的意味。
    宋梵音嘴角微抽:“......”
    煞风景的狗东西。
    “我手里有很多针对神经系统的药剂,”她十分认真的回答:“绝不会让你二次发情。”
    不爱我?
    那就药成眼里只有我的傻子。
    多简单的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