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已经开始了,除非我们都死了,否则不会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病区的医生和护士对视一眼,那个男人又来了,这些天的第无数次,手里提着各种女生喜欢的零食。
    起初护士拦他,隐晦地请他不要给自己的工作造成麻烦。
    男人没有难为这些人,默默走了。直到院长接了一个电话,才告诉下面的人以后他来了都要放行。
    就这样,他进到了普通人难以进到的病区。
    这个病区的病人都是没有攻击性的,多是受了刺激才来这里住院。他们有些人冷静时也会和医生们一起看着这个奇怪的男人,他每天都来,不知疲惫似的,也不会因为被泼冷水而失了积极性。
    “丫头。”
    夏栀坐在床上,病房的门并不很隔音,她早就听到走廊里有规律的脚步声。沉稳深重,区别于其他人。
    一下下,犹如砸在心口的重石。她扭过头,想要藏起猩红的眼圈,却被先她一步的男人捉住。
    “夏栀,你看看我。”
    江霆蹲在她面前,捧起消瘦的脸蛋。
    这些天,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瘦下去,宽大的病号服裹着纤瘦的身体,稍稍用力便可看到骨节。
    “和我说句话,行吗?”
    “你别再来了。”
    就如同目睹整个日落过程的失望,与其等着他慢慢成为人群中的一员,不如留着这点好感走过最后一程。
    粗糙的指背抚上她的侧脸,夏栀目光轻动,并没有转过去看他。
    手指摸挲的速度变快,气温在低声轻喃中升温,她的耳垂被含住,极其突然,趁着她讶异,停在脸颊的手掌又到了胸口。
    凌乱的吻,多少有男人的怨念在里面。
    每每这时,夏栀都能深刻地感觉到两人间的差距。
    ——他只要一只手便可控制住自己,完全无法反抗的那种。
    唇瓣被吻到殷红,甚至在狂躁的摩擦中隐隐有腥味传出。
    最后一刻,江霆忍住了,他通红的双眼往自己胯间看了一眼,硬到发疼的性器不甘地跳动。
    “夏栀。”
    他极少叫她的名字。
    “我不是那么好招惹的,在边境,我不允许跑掉任何一个猎物。”
    这也是他的战场,而他是食物链顶端的王。
    “已经开始了,除非我们都死了,否则不会结束。”
    江霆转过身,留下棱角锋利的侧脸。
    “丫头,你该自私,自私才快乐。”
    江霆走了,夏栀终于明白那晚他问自己的那句话,为何带着血腥味。
    -
    乌云让清晨来得晚了些,素手撩开纱帘,窗外依旧天色惨淡。来来回回的医生护士,和花圃里新生的花草都附着一层淡淡的青灰。
    男人旁若无人地走进病房,工作人员皆低着头,纷纷默许他的行为。
    江霆手中提着一个挂着飘带的蛋糕,他一进来便拉上了窗帘,这下光线消失大半。
    夏栀只能看到一个剪影拆开丝带,紧接着甜腻温吞的奶香味溢出来。
    “小时候爸妈给我过生日的时候会点蜡烛,他们死了之后我自己就没再弄过。”
    “这是成年之后的第一次,你能给我点蜡烛吗?”
    几根歪扭扭的蜡烛撂在一边,江霆的电话响了出去接。
    随着门关上,“咔嚓”一声清脆的落锁,也在夏栀眼里点燃一圈波澜。
    半晌过后江霆走回门口,玻璃窗里溢出的暖色让他心中一喜,甘甜与酸涩快要揉碎了心脏。
    蛋糕上,几根蜡烛的火苗摇摇晃晃,腊泪正在流淌。
    夏栀坐在床的一边背对着他,脚上穿着他某次带来的拖鞋,粉粉嫩嫩的很衬她。
    “江霆。”
    “我不会好的。”
    “我会永远在这个圆圈里旋转,直到死的那一天。”
    “你想回芒城吗?”
    “什么?”
    “我说,”江霆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你想回芒城吗?”
    夏栀站到窗边,铁丝网缠住了蝴蝶的翅膀,她打开窗子放了小家伙逃走,留下满手鳞片。
    雨在午后伴着雷声和闪电而来,乌云将天空笼罩得犹如黑夜。
    男人坐的沙发边上摆着几排酒瓶,他眯着眼睛望着床上起伏的小鼓包,被酒精放大的欲望过份赤裸冷冽。他伸手扯开了衬衣,露出嚣张的躯体线条。
    两条肌肉块凸出的长腿走到床边,紫红色的巨兽探出浓密的黑色丛林,前端微微打着弯,已经溢出前精。
    夏栀吃过药之后睡着,迷迷糊糊中被一双手扳过了身子,然后身上一凉,下一刻赤条条地躺进男人怀里。
    双腿被分开环在他腰上,是她熟悉的细腻感。
    带着濡湿的冠头顺着缝隙轻轻滑动,前精冰凉凉,肉体却是炎热滚烫。
    “嗯......”
    被进入的瞬间,她抓住了床单,安眠的药物还在发挥作用,她以为这是一场梦。
    性器一进入便开始抽动,丰厚的肉棱捻开内里每一寸粘在一起的褶皱。
    点蜡烛时被拉上的窗帘没有再拉开,外面下了雨,光线比之前还要暗淡。
    像是黎明前最黑暗的一刻,也像日落时分太阳的最后坠落。
    她眼前只有他摇晃的影子,双臂兴奋暴起的肌肉块不断变换轮廓,还有他挟着欲望的猩红眼睛。
    这一切都让她对江霆说的开始更深刻,除非他们都死了,否则不可能结束。
    她如同落进水中的叶子,被男人身上散发出的炎热温度烤出新鲜淋漓的汁水,她身下湿乎乎的一片,被男人食指挑起一点,带着腥味的液体递到她面前。
    “丫头,你看,我干得你多舒服。”
    “你下面那张小嘴在咬我。”
    邪魅狂狷的笑容,夏栀微怔,他的唇落到脖颈是微凉的。
    不是梦。
    缱绻温柔地亲吻她的皮肤,但吻有多温柔,身下的撞击就有多疯狂,小肚子被撞得酸疼,她甚至没有抬起手指的力气。
    江霆盯着身下的小人,她微微张开的眼里露出星光的影子,嘴唇翕张,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声。几股液体冲进她的小腹,他舔了舔唇,似乎将她当成了那块蛋糕在品尝。 ↑返回顶部↑
    病区的医生和护士对视一眼,那个男人又来了,这些天的第无数次,手里提着各种女生喜欢的零食。
    起初护士拦他,隐晦地请他不要给自己的工作造成麻烦。
    男人没有难为这些人,默默走了。直到院长接了一个电话,才告诉下面的人以后他来了都要放行。
    就这样,他进到了普通人难以进到的病区。
    这个病区的病人都是没有攻击性的,多是受了刺激才来这里住院。他们有些人冷静时也会和医生们一起看着这个奇怪的男人,他每天都来,不知疲惫似的,也不会因为被泼冷水而失了积极性。
    “丫头。”
    夏栀坐在床上,病房的门并不很隔音,她早就听到走廊里有规律的脚步声。沉稳深重,区别于其他人。
    一下下,犹如砸在心口的重石。她扭过头,想要藏起猩红的眼圈,却被先她一步的男人捉住。
    “夏栀,你看看我。”
    江霆蹲在她面前,捧起消瘦的脸蛋。
    这些天,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瘦下去,宽大的病号服裹着纤瘦的身体,稍稍用力便可看到骨节。
    “和我说句话,行吗?”
    “你别再来了。”
    就如同目睹整个日落过程的失望,与其等着他慢慢成为人群中的一员,不如留着这点好感走过最后一程。
    粗糙的指背抚上她的侧脸,夏栀目光轻动,并没有转过去看他。
    手指摸挲的速度变快,气温在低声轻喃中升温,她的耳垂被含住,极其突然,趁着她讶异,停在脸颊的手掌又到了胸口。
    凌乱的吻,多少有男人的怨念在里面。
    每每这时,夏栀都能深刻地感觉到两人间的差距。
    ——他只要一只手便可控制住自己,完全无法反抗的那种。
    唇瓣被吻到殷红,甚至在狂躁的摩擦中隐隐有腥味传出。
    最后一刻,江霆忍住了,他通红的双眼往自己胯间看了一眼,硬到发疼的性器不甘地跳动。
    “夏栀。”
    他极少叫她的名字。
    “我不是那么好招惹的,在边境,我不允许跑掉任何一个猎物。”
    这也是他的战场,而他是食物链顶端的王。
    “已经开始了,除非我们都死了,否则不会结束。”
    江霆转过身,留下棱角锋利的侧脸。
    “丫头,你该自私,自私才快乐。”
    江霆走了,夏栀终于明白那晚他问自己的那句话,为何带着血腥味。
    -
    乌云让清晨来得晚了些,素手撩开纱帘,窗外依旧天色惨淡。来来回回的医生护士,和花圃里新生的花草都附着一层淡淡的青灰。
    男人旁若无人地走进病房,工作人员皆低着头,纷纷默许他的行为。
    江霆手中提着一个挂着飘带的蛋糕,他一进来便拉上了窗帘,这下光线消失大半。
    夏栀只能看到一个剪影拆开丝带,紧接着甜腻温吞的奶香味溢出来。
    “小时候爸妈给我过生日的时候会点蜡烛,他们死了之后我自己就没再弄过。”
    “这是成年之后的第一次,你能给我点蜡烛吗?”
    几根歪扭扭的蜡烛撂在一边,江霆的电话响了出去接。
    随着门关上,“咔嚓”一声清脆的落锁,也在夏栀眼里点燃一圈波澜。
    半晌过后江霆走回门口,玻璃窗里溢出的暖色让他心中一喜,甘甜与酸涩快要揉碎了心脏。
    蛋糕上,几根蜡烛的火苗摇摇晃晃,腊泪正在流淌。
    夏栀坐在床的一边背对着他,脚上穿着他某次带来的拖鞋,粉粉嫩嫩的很衬她。
    “江霆。”
    “我不会好的。”
    “我会永远在这个圆圈里旋转,直到死的那一天。”
    “你想回芒城吗?”
    “什么?”
    “我说,”江霆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你想回芒城吗?”
    夏栀站到窗边,铁丝网缠住了蝴蝶的翅膀,她打开窗子放了小家伙逃走,留下满手鳞片。
    雨在午后伴着雷声和闪电而来,乌云将天空笼罩得犹如黑夜。
    男人坐的沙发边上摆着几排酒瓶,他眯着眼睛望着床上起伏的小鼓包,被酒精放大的欲望过份赤裸冷冽。他伸手扯开了衬衣,露出嚣张的躯体线条。
    两条肌肉块凸出的长腿走到床边,紫红色的巨兽探出浓密的黑色丛林,前端微微打着弯,已经溢出前精。
    夏栀吃过药之后睡着,迷迷糊糊中被一双手扳过了身子,然后身上一凉,下一刻赤条条地躺进男人怀里。
    双腿被分开环在他腰上,是她熟悉的细腻感。
    带着濡湿的冠头顺着缝隙轻轻滑动,前精冰凉凉,肉体却是炎热滚烫。
    “嗯......”
    被进入的瞬间,她抓住了床单,安眠的药物还在发挥作用,她以为这是一场梦。
    性器一进入便开始抽动,丰厚的肉棱捻开内里每一寸粘在一起的褶皱。
    点蜡烛时被拉上的窗帘没有再拉开,外面下了雨,光线比之前还要暗淡。
    像是黎明前最黑暗的一刻,也像日落时分太阳的最后坠落。
    她眼前只有他摇晃的影子,双臂兴奋暴起的肌肉块不断变换轮廓,还有他挟着欲望的猩红眼睛。
    这一切都让她对江霆说的开始更深刻,除非他们都死了,否则不可能结束。
    她如同落进水中的叶子,被男人身上散发出的炎热温度烤出新鲜淋漓的汁水,她身下湿乎乎的一片,被男人食指挑起一点,带着腥味的液体递到她面前。
    “丫头,你看,我干得你多舒服。”
    “你下面那张小嘴在咬我。”
    邪魅狂狷的笑容,夏栀微怔,他的唇落到脖颈是微凉的。
    不是梦。
    缱绻温柔地亲吻她的皮肤,但吻有多温柔,身下的撞击就有多疯狂,小肚子被撞得酸疼,她甚至没有抬起手指的力气。
    江霆盯着身下的小人,她微微张开的眼里露出星光的影子,嘴唇翕张,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声。几股液体冲进她的小腹,他舔了舔唇,似乎将她当成了那块蛋糕在品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