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服软(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市的十一月气温很奇怪,冷几天热几天,冷的时候穿着羽绒服都瑟瑟发抖,热的时候恨不得下水游两圈。一周内经历四季轮换,迟嫣毫不意外地感冒了。
    这一个半月里,周家明拆了石膏,康复做得不错,设计稿修修改改后杨晓斐终于一锤定音,‘方兴未艾’民宿终于开始投入装修。
    原本是应该离开的,可迟嫣的感冒让他们在A市多留了几天。
    迟嫣躺在床上,看着周家明忙前忙后的背影,咳了两声:“你又在干什么呢?”
    “给你炖个雪梨汤。”周家明见她醒来,连忙上前,手按着她的额头:“退烧了退烧了……”
    迟嫣反复高烧,已经昏睡了不知道多久,越过他看向一旁的桌子,只见上面摆着个电饭锅。
    “你用电饭锅煲汤?”她皱了皱眉。
    周家明点头:“对啊。”
    她勉强笑了笑,又道:“可我现在想喝粥。”
    “你等着,我出去给你买……”
    周家明腿脚已经完全恢复,说着便往外走,碰巧在院子里碰到杨晓斐,还有……江赫。
    周家明跟这个大舅哥相处的时间不长,可以说是完全不熟,但也停下热情地打了声招呼。
    “迟嫣好点了吗?”杨晓斐关心道。
    “退烧了,想喝粥。”周家明说:“我正准备出去给她买。”
    “外面的哪有家里煮的好,你等会,我去给她煮碗粥。”杨晓斐叫住他。
    杨晓斐去了厨房,院子里就剩下周家明跟江赫。
    “她病了?”江赫问。
    “对,感冒,还发烧,今天听着还有几句咳嗽。”周家明答。
    江赫眉头皱了皱。
    门被打开,迟嫣正洗漱完,从浴室走出来,她以为是周家明回来了,说了句:“这么快?”
    却没想到是江赫。
    一个半月没见,迟嫣此时见到他,有些恍惚。
    见周家明也在,她低低叫了声“哥”。
    说完也不去看江赫脸色,自顾自往屋内走。
    “晓斐去给你煮粥了,你想吃点什么配粥?”周家明扶住她,柔声问道。
    “没胃口。”她恹恹的:“加点酱油就行。”
    “好。”
    “你那电饭锅关了吧,这个味道闻得我难受。”
    周家明连忙去拔插头。
    江赫看着他们互动,突然觉得自己多余,他正想退出去,又听到她说:“我跟我哥说几句话。”
    这话是对周家明说的。
    “行。”
    周家明离开,还贴心地把门合上。
    迟嫣刚发完烧,面有菜色,身上穿着纯棉长袖睡衣,最普通的款式。
    她不想让江赫看到这副模样的她,可现在要换装又太刻意了。
    “过来找杨晓斐?”她问。
    江赫在她身旁坐下:“总不能是来找你。”
    她被他一噎,激烈地咳了起来,咳得她胸口疼。
    江赫看了好一会,终究还是伸出手,在她背上轻轻拍了几下。
    迟嫣稳定下来,隔开他的手,望向他的那一刻突然红了眼眶。
    “哭什么?”江赫淡淡问道。
    生病的人最脆弱,听他这么毫不关心的语气,迟嫣眼泪一下掉了好几颗。
    “别哭了……”他说:“让周家明看到,以为我欺负你。”
    迟嫣很想抱住他,把头埋进他怀里痛哭一场。
    可她还是极力克制住了。
    她冷哼一声:“不是说不见面吗?你赶紧走吧。”
    江赫盯着她,一语未发。
    五年都过来了,对江赫来说,一个半月其实算不得什么,可就是非常奇怪的,日子一天一天过,他一天比一天暴躁。
    他以为她这次也就嘴硬几句,没想到真的狠下心来不见他。
    昨夜,江怀给他打了一通电话,依旧是那两件事,一催他回家接手家业,二催婚。
    “我看你阿姨给迟嫣准备嫁妆,我这心里羡慕的啊,你什么时候把女朋友带回来?就今年过年,把人带回来,你总不想你爹到死都见不到你结婚吧?你妈……”
    “她给迟嫣准备嫁妆?”江赫打断。
    “我有分寸,迟嫣好歹做了你这么多年妹妹……”
    “她婚礼的日子定下来了?”他再次打断。
    “好像说是三月。”
    之后江怀再说什么,江赫再也听不进去。
    原来她都已经在准备婚礼了。
    今天是周六,起床后他想也没想就往这边赶,没想到她竟然病了。
    江赫真的走了,迟嫣看着合上的门,又开始咳。
    过了不知道多久,门再次被打开,周家明端着一碗粥走了进来。
    迟嫣从床上翻了个身:“我现在又不想喝粥了……”
    周家明在她身旁坐下,突然道:“江赫打算接你到他家去……”
    “什么?”迟嫣猛地起身。
    “他看你病成这样还要吃外卖,估计不忍心。”周家明笑笑:“其实我觉得这是好事儿,你知道的,我最近每天要跑客栈监工,还得跟着晓斐四处跑,没办法时刻盯着你……”
    是的,周家明揽下了监工兼买手的活儿,他总是开玩笑说是为了赚装修钱,可迟嫣看出来他对这次的单子很重视。
    像是要亲眼看它一点一点建起来,直到营业,他才能真正放心。
    “我去他家,你放心吗?”迟嫣神情古怪,说出的话更奇怪。
    “虽然他不是你亲哥,好歹你也叫了他这么多年哥,再说了恩怨都是老一辈的,他还能害你不成?”
    “那就去吧。” ↑返回顶部↑
    A市的十一月气温很奇怪,冷几天热几天,冷的时候穿着羽绒服都瑟瑟发抖,热的时候恨不得下水游两圈。一周内经历四季轮换,迟嫣毫不意外地感冒了。
    这一个半月里,周家明拆了石膏,康复做得不错,设计稿修修改改后杨晓斐终于一锤定音,‘方兴未艾’民宿终于开始投入装修。
    原本是应该离开的,可迟嫣的感冒让他们在A市多留了几天。
    迟嫣躺在床上,看着周家明忙前忙后的背影,咳了两声:“你又在干什么呢?”
    “给你炖个雪梨汤。”周家明见她醒来,连忙上前,手按着她的额头:“退烧了退烧了……”
    迟嫣反复高烧,已经昏睡了不知道多久,越过他看向一旁的桌子,只见上面摆着个电饭锅。
    “你用电饭锅煲汤?”她皱了皱眉。
    周家明点头:“对啊。”
    她勉强笑了笑,又道:“可我现在想喝粥。”
    “你等着,我出去给你买……”
    周家明腿脚已经完全恢复,说着便往外走,碰巧在院子里碰到杨晓斐,还有……江赫。
    周家明跟这个大舅哥相处的时间不长,可以说是完全不熟,但也停下热情地打了声招呼。
    “迟嫣好点了吗?”杨晓斐关心道。
    “退烧了,想喝粥。”周家明说:“我正准备出去给她买。”
    “外面的哪有家里煮的好,你等会,我去给她煮碗粥。”杨晓斐叫住他。
    杨晓斐去了厨房,院子里就剩下周家明跟江赫。
    “她病了?”江赫问。
    “对,感冒,还发烧,今天听着还有几句咳嗽。”周家明答。
    江赫眉头皱了皱。
    门被打开,迟嫣正洗漱完,从浴室走出来,她以为是周家明回来了,说了句:“这么快?”
    却没想到是江赫。
    一个半月没见,迟嫣此时见到他,有些恍惚。
    见周家明也在,她低低叫了声“哥”。
    说完也不去看江赫脸色,自顾自往屋内走。
    “晓斐去给你煮粥了,你想吃点什么配粥?”周家明扶住她,柔声问道。
    “没胃口。”她恹恹的:“加点酱油就行。”
    “好。”
    “你那电饭锅关了吧,这个味道闻得我难受。”
    周家明连忙去拔插头。
    江赫看着他们互动,突然觉得自己多余,他正想退出去,又听到她说:“我跟我哥说几句话。”
    这话是对周家明说的。
    “行。”
    周家明离开,还贴心地把门合上。
    迟嫣刚发完烧,面有菜色,身上穿着纯棉长袖睡衣,最普通的款式。
    她不想让江赫看到这副模样的她,可现在要换装又太刻意了。
    “过来找杨晓斐?”她问。
    江赫在她身旁坐下:“总不能是来找你。”
    她被他一噎,激烈地咳了起来,咳得她胸口疼。
    江赫看了好一会,终究还是伸出手,在她背上轻轻拍了几下。
    迟嫣稳定下来,隔开他的手,望向他的那一刻突然红了眼眶。
    “哭什么?”江赫淡淡问道。
    生病的人最脆弱,听他这么毫不关心的语气,迟嫣眼泪一下掉了好几颗。
    “别哭了……”他说:“让周家明看到,以为我欺负你。”
    迟嫣很想抱住他,把头埋进他怀里痛哭一场。
    可她还是极力克制住了。
    她冷哼一声:“不是说不见面吗?你赶紧走吧。”
    江赫盯着她,一语未发。
    五年都过来了,对江赫来说,一个半月其实算不得什么,可就是非常奇怪的,日子一天一天过,他一天比一天暴躁。
    他以为她这次也就嘴硬几句,没想到真的狠下心来不见他。
    昨夜,江怀给他打了一通电话,依旧是那两件事,一催他回家接手家业,二催婚。
    “我看你阿姨给迟嫣准备嫁妆,我这心里羡慕的啊,你什么时候把女朋友带回来?就今年过年,把人带回来,你总不想你爹到死都见不到你结婚吧?你妈……”
    “她给迟嫣准备嫁妆?”江赫打断。
    “我有分寸,迟嫣好歹做了你这么多年妹妹……”
    “她婚礼的日子定下来了?”他再次打断。
    “好像说是三月。”
    之后江怀再说什么,江赫再也听不进去。
    原来她都已经在准备婚礼了。
    今天是周六,起床后他想也没想就往这边赶,没想到她竟然病了。
    江赫真的走了,迟嫣看着合上的门,又开始咳。
    过了不知道多久,门再次被打开,周家明端着一碗粥走了进来。
    迟嫣从床上翻了个身:“我现在又不想喝粥了……”
    周家明在她身旁坐下,突然道:“江赫打算接你到他家去……”
    “什么?”迟嫣猛地起身。
    “他看你病成这样还要吃外卖,估计不忍心。”周家明笑笑:“其实我觉得这是好事儿,你知道的,我最近每天要跑客栈监工,还得跟着晓斐四处跑,没办法时刻盯着你……”
    是的,周家明揽下了监工兼买手的活儿,他总是开玩笑说是为了赚装修钱,可迟嫣看出来他对这次的单子很重视。
    像是要亲眼看它一点一点建起来,直到营业,他才能真正放心。
    “我去他家,你放心吗?”迟嫣神情古怪,说出的话更奇怪。
    “虽然他不是你亲哥,好歹你也叫了他这么多年哥,再说了恩怨都是老一辈的,他还能害你不成?”
    “那就去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