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 你们要真知道,那才真是奇了(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听到邵叔亭的咳嗽声,知道邵叔亭是醒了,姜月和薛琰这才放下各自手中的活,进去看看了。
  “女宝宝是你啊。”邵叔亭认出姜月,笑了笑。随即,一脸抗拒,“这到底什么味。”
  姜月面无表情,“给你煎的药,大夫说,一天三次。”
  “不要。”邵叔亭更抗拒了,还侧首,将脸埋进了枕头里,跟个孩子一样。
  姜月:“…………”
  薛琰:“…………”
  他们好像明白为何一个大将军能将伤口折腾的那么恐怖了,原来是怕喝药,死活不愿意喝。
  可一个大将军,怕喝药……
  “咳。”薛琰干咳了一声,才道:“你的伤不能再折腾了,大夫说再严重了,就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你。”
  邵叔亭从枕头里露出一只眼睛:“你又是谁?”
  薛琰板板正正的一拱手:“在下薛琰。”
  邵叔亭立刻一挑眉:“读过书?”
  薛琰:“是。但已经不读了。”
  邵叔亭:“为什么不读了?”
  薛琰没说话。
  邵叔亭又将露出来的这只眼睛给又埋枕头里了:“无趣。”顿了顿,又道:“姜月宝宝,你跟这人什么关系?都不一个姓。”
  姜月淡淡道:“我现在养在他家。”
  “哦,原来你是孤儿啊。”邵叔亭在枕头里点点头。
  姜月不承认也不否认,只是拿出那块虎符:“还你,从你身上掉下来的。”
  “什么啊……我靠!”邵叔亭下意识的又露出眼睛来看,一看见姜月手里的东西,差点被刺激的整个坐了起来,还是腰上的伤太疼了,让他又给乖乖躺了回去。但他还是第一时间就将虎符拿了过来,并又揣进他自己的怀里,边揣边道:“幸好你们还小,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姜月面无表情。
  薛琰也面无表情。
  邵叔亭瞧着这一大一小两孩子这样,觉得有趣,扬眉:“怎么,你们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不知道。”薛琰和姜月都面不改色的撒谎。
  邵叔亭笑道:“你们要真知道,那才真是奇了。不过你们比你们这个年纪的孩子倒是稳重成熟很多。对了,谢谢你们救了我,还将东西还给了我,我这伤一时半会也好不了,就先叨扰你们几日了。”
  这要不是伤口疼的他实在是难起来走一步,他估计现在就起身离开了。
  他还有事呢。
  他外甥,也就是失踪的太子轩辕戍,有蛛丝马迹表明当年暗卫可能将其抱的有来过这个县里,不过他的人在县里暗暗打听了一圈,也没发现他外甥和那暗卫的踪迹,所以,他才命人四散开来,在县里周围的镇上找找看。
  正好他也受伤了,怕呆在军营里被他爹灌药吃,便也来了,到了其中一个镇上看看。
  哪知,他到镇上没多久,就发现有人跟踪他,他这才拐进了小巷子里,解决了那两个跟踪他的人。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